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爱在娱乐业的日子~慧慧

时间:2017-12-07
做烦了中规中举的工作,我决定换一种工作方式尝试一下。
一日见到报纸显着位置刊登了一则招聘启事,是一间很有名的DISCO,不错喔!去试一试。
当我去报名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了。我环视一周之后对自己说:「YOUWIN!」
我不管去哪里应试都对自己很有信心。因为不俗的外表加上在五星级酒店所受的优良培训而养成的得体的举指使我在去过的地方倍受关注。
由于我良好的个人素质和精彩的个人简历,使我过关斩将顺利地成为了这间DISCO的新员工。我最初的职位是领班。这里的女员工不多,倒是男员工比较多。经过精细选大多长的还可以。只是经验不足。在培训的时侯让我费了不少的力。
经理是一个大概二十几岁的漂亮女人。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她。齐耳的短髮,风韵十足的同时还有几分女强人的味道。和人讲话的时侯有时会稍稍地抿一下唇角有点像王小丫每每说话时的结束动作。而此时那泛着光泽的双唇很容易让人浮想连篇,若是让她口……那一定会让人爽到极点的。
每次我们一起讨论事情的时侯她总是一付我是美女我怕谁的样子,对于我提出的方案总要争论半天,但由于我的专业知识又使得她不得不向我低头。而在此时我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她那双性感的大腿上,她喜欢穿短裙,白嫩的大腿却不穿丝袜。
从我的角度向下看时,若稍稍用点力可以隐约看到两腿之间的颜色。有时白色,有时粉红,有时又是……而我的雄壮总是在这时昂首挺胸表现它的英武,使我有时又不得不做廉虚状,好用手将倔将的下体向上拔一下。
事事多变,在即将开业的时侯,老闆找我谈话说领班一职想让他的一个亲属出任,而我去做服务生。并极力挽留我,要我在侧面帮一下那个亲属。同时又告诉我若是想赚钱的话他保证我的薪水比领班要多的多。我思前想后,还是留了下来。毕竟这里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
这间DISCO的位置很好,装修一流,生意十分的火爆。来这里的客人除了美女如云,绝大多数都很有档次也很有钱。不像其它的DISCO总有一些没钱的小混混和外来的民工,在那儿滋事扰民。我们的穿着亦与其的DISCO不一样,拿我来说,上身是统一的由嘉士伯啤酒赞助的紧身T恤,下身则是我花「重金」购置的黑色紧身长裤,加上一双两端闪亮的皮鞋,以致于很多客人都对我说我不像个服务生。
老闆也没食言,我的第一个月的薪水加上我的少许积蓄便购买了一部移动电话。98年在我们这个城市爱立信398加上全球通的号码市值4500左右。
以后在我的用心工作下我每个月的薪水稳定在3000元左右。
而且我的工作和每天在玩没什么区别,只要音乐响起我们就可以跳舞,当然不可以去舞池。更要在保证服务的前提下。可以喝酒,但不可以失态。若客人消费很多,她请你喝酒的话也可以。我和老闆讲过。
DISCO的服务不同于五星级酒店,它讲求的是在保证服务的同时要感染身边的每一个客人让他和她参与进来。气氛才会好。这里是娱乐的前沿,每个人都要做时尚的先锋。去引领消费。怎么样,你也动心了吧?以至于后来外面传言这间DISCO的人只要是男的都是鸭子,每当有女人拉住我要我陪坐的时侯我总是笑笑说
「不好意思,我们卖笑但不卖身!」
这天十二点的时侯仍是和往天一样的忙碌,我在喝下两瓶科罗娜后感觉有些头晕。正想去休息一下,刚刚空出的一张薹便有几个女孩坐了下来。哈,少爷我心情不好,你们走运了。
「请问几位喝什么,这张薹最低消费300块。」
「等一下吧,我们还有人没有过来。」
「可以。」
我退到了一边。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让人注目的女孩从纷杂的人群中走了过来。黑色的紧身套装将她优美的曲线显露无遗,披肩的长髮在绚目的灯光下发出绸缎般的光泽,顾盼生辉的神态更让那些男士频频回头。
她坐下后同来的女孩对她把我的话重複了一遍。她转过头来对我说:「没有问题,我们喝可乐,其他的由你拿主意吧。」
从她身上传来的夏奈儿香水的销魂味道和着她说话的时侯从她圆润饱满的嘴唇中传出淡淡的酒气,不禁让人心神摇曳。娇嫩性感的嗓音不禁让我联想她在床上的声音一定能人HIGH到极点。长长的睫毛闪的人不禁有些迷乱,偏偏从那双美目中又发出撩人心魄的目光,弄得老道的我险些失态。
她的坐姿优美,几近完美的半圆形臀部线条不禁使人心神蕩漾……本钱十足的胸部在说话时轻轻地颤动着,结合她细细的腰身在我得到她的最初印象后激起我最为原始的慾望,使我不得不用手掩住下体。当我把东西给她们上去这后我站在旁边又贪婪地看着那个女孩。
自古灯下出美女,尤其是她这样的本钱。果然已经有几个心怀不轨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了。想的美,坐在那儿看我表演吧。
我马上去吧台鑒了一扎啤酒。回来时正好她旁边的坐位是空的,我坐了下来凑在她耳边对她说道:「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啤酒可以吗?」
她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后浅浅一笑说:「可以啊。」
「不好意思,我让你们消费得太多了!」
「没关係,出来玩就是为了让大家都开心吗,你不开心的话我们不是也会不开心吗?」
从交谈中我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她几天前刚从大连到这里,是法国一家着名的化状品中国总代理设在这个城市的区域经理。今天是带大家出来玩的。她的名字也很好听__慧。凭经验我知道她对我的感觉也很妙,从她电力越来越强的双眼中我已清楚地知道。她的脸上也越来越来显现出海洋气侯所特有的湿润光泽。
「能给我你的电话吗?以后有时间的话大家一起出来玩吧。」
「嗯,好吧。」在她又定定地看了我一眼之后说到。我看了一下是一个住宅电话,好,鱼儿上钩了,该是放鬆时侯了。
「跳舞吧。」我带着她在大家的注视下走进了舞池,台上的DJ也见怪不怪地看着我们。
随着由一支老牌乐队演唱的《SAY LOVE IN LINE》,我和她轻轻地晃动着身体。EVERYBODY SAY IT IN LINE……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俗语说的好,早起的鸟儿有食吃。
从口袋里拿出电话号码,拨通后我听出接听的人就是她,「你好,请问你是慧吧?啊,记得我吗,昨天在DISCO我们一起喝酒。
「啊,我当然记得,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想你刚到这个城市,所以打电话给你看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谢谢,刚好我有件事想麻烦你,我有几个员工得去本部培训,你能陪我去买几张火车票吗?
「没问题,我二十分钟后到你那儿。」
放下电话我急忙梳洗打扮,当出租车到她的楼下的时侯,远远地我就看见了她。
美女,绝对的美女。
她仪态万千地站在街旁,风轻轻地吹动着她飘逸的秀髮,晶莹的美目顾盼生辉,眼波流转之处让人无限神往,略施粉黛的俏脸更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可是她的那种高贵的神态又让人不敢贸贸然。可以说,她是一个内外兼备的女孩。从她的回头率已经不需要证实了。
我打开车门对她说道,「你很準时。」
「不好吗?」她笑了笑坐在我的身旁。她又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后说道:「你今天给我的感觉和昨天不一样!」
「那,哪一天好一点???」我看着她的脸庞问道。
「不告诉你。」她轻轻地在我的耳边说道。
车票很快买好了。我又随着她去拜访了几个客户,从那几个男人快要流出的口水的表情让我都替她担心,可她总处理得游刃有余,既能把事情办好又能很快脱身。
当忙完所有的事情后我对她说:「你对男人很有办法吗!」
「不,有时侯我也一点办法没有的。」
「那,什么时侯??」我好奇地问道。她却看着我浅浅一笑。中午的时侯我们一起去吃肯德基,有一款套餐标价70元送一个照相机,我买了两套,她拿着相机调皮地说道:「帅哥,摆个姿式我给你拍个照吧。」
「不,还是看有时间我给你拍个写真集如何??」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第四天的时侯,我想该是时侯了。
拨通了她的电话,她磁性十足的声音从电话的那端缓缓地传来。
「喂,慧慧,你在干嘛?」
「我在看电视,你呢?」
「我,我在想你啊,你和谁在一起?」
「我啊,和一个小伙子,哈哈……」她引人犯罪的笑声充斥着我的耳鼓。
「嗨,你说的是我吧?我现在过去陪陪你吧。」
「好吧。」
放下电话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的她的门前。当门打开的那一剎那,我被眼前的一切所深深地吸引。她穿的很少,胸部的呼之欲出的美乳支撑着那件薄薄的单衣,以我的经验来看她并没有穿文胸,两颗突起已明显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圆润饱满的双腿和着脚指上鲜艳的指甲油强烈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你来了,」
当她转过身的时侯,看着她性感十足充满诱惑力的臀部我恨不能马上把她按在床上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狠狠地……
我们并排躺在她的大床上,慧戴着眼镜看着电视,眼光不时地飘向我这边。
我则假借看电视不时地看着她的反应。
她的呼吸慢慢地变得急促,脸上也呈现出红晕,双腿不时地轻触着。胸部更随着变得急促的呼吸不断地起伏。
当她的眼光再一次飘过来的时侯,我翻转身体用我的双唇压住了那我渴望已久的她的性感而又温软的双唇。随着唇舌和唾液的交流,我腹部那原始的慾望在不断地升腾,而她的双乳的压迫更是让我不能自己。
我双手很快攀上她的双峰,或轻或重地拿捏着那嫩滑的乳房。我的下体亦不断地研磨着她的两腿之间。慧的声音也随之发生着不同的变化。趁着她的迷茫我的手慢慢地南下,在突破了内裤的腰部紧固之后,我在马上就要进入那让我想往已久的地方,已慢慢地进入了浓郁的森林,突然我的手被她捉住了。
「啊,不,我们发展的太快了。」她气息急促地说道。
我没有勉强她,从她的双腿之间拿出了带着少许粘液的手。
不知为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看了我一眼,将眼镜摘下来放在了一边,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不用多说了吧!!!
我的身体压上她的身驱。我轻轻地脱去了她的上装,那刺眼的白色和饱满使我回归了孩童时代,我忘情地吮吸着,啧啧声和着慧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的双手不再温柔,我随心所欲地将她的双乳揉搓成各种形状。而慧的声音亦分不清是欢娱还是痛楚,「哈……啊……」
不再犹豫,我灵巧的手又来到了那片森林,轻轻地拨开那神秘的花辩,一股粘稠的热流从指间滑过,但那不是水,而是使我无法自己回归狂野的燃油。在泥泞中我找到了令她沸腾的顶点之源,在起动它之后,我觉得自己已不再是人类,而是一头急于释放自己的野兽。
已记不清是如何脱去我们的衣服,只是知道我的雄壮在一片汪洋中找到了它的港湾,在火一般滚蕩的热流中,我不顾一切地奋勇向前,「啪」地一声,随着液体的飞溅和我们同是发出的喊叫。
慧的双腿被我压到了胸前,狂乱的活塞运动使我双腿的前端和她的两腿之间满是湿滑,她的舌片该不停地与我纠缠,我翻转她的身体,她自然地趴在床上,圆润丰满的臀部白色的双腿间红色的花辩中那流淌着涓涓细流的花丛呈现着闪亮的使人为之疯狂的颜色,那颜色又指引着我无畏地向前向前。但此时更加使我兽性无比的是她发自远在天边的呼唤,「哈……嗯……啊……!!!」
快要飞到天的尽头了,她平躺了身体,将双腿并在了一起紧紧地搂住了我说道:「这样好吗,我喜欢。」
这时我的雄壮在插入的同时又磨擦着那让她沸腾的顶点,还好我的本钱够,不然可逊翻了,而此时我们彼此的身上已是片片痕迹,在她柔嫩不断的收缩中,我知道激情即将到达天际,我在她的耳边问道:「要我射在哪里?」
她没有作声,用她那满是唾液的舌用力地吮吸着我的耳垂,同时发出啧啧的声响,双腿似无力却力量十足地勾住我的腰间,在她的默许下,在我的剧烈地运动中,将我的一腔热情送入了她的花丛深处……
彷彿是刚刚登上的天堂,我的雄壮还留在她灼热的腔道中,彼此的下体上都满是粘滑的体液和高潮时我们共同分沁的的产物-精液和阴精。
我的手在她浅浅中的池塘中打捞着被沖刷过的浮草,又将我的精虫慢慢地均匀地涂抹在那已满是粘液的花辩内外。慧亦随着我的动作不时地从鼻腔中发出无力的呻吟。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汗啊?」我用唇吻着从她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问道。
「因为……刚才我太投入了,而且你也很棒嘛!」她舔着我的耳垂在我的耳边无力地说道。
「这么说你的经验也很丰富了?」
这句话从我的脑中闪过,却并没有从我的口中说出。有的时侯,明明摆在眼前的一切,可是任谁也不愿先去触碰它。开心就好,想的多了反而徒劳。
我想拔出下体去洗个澡却被她阻止。
「不要……」她用双腿夹紧的我的腰,「它们会流出来的,在里面不是很好吗?」她在我耳边风情万种地说道。
「不用担心,精虫还会有的!」
我用手搬着她的双腿下体微微地动作着说道。她纤细的手指伸到花辩的入口处粘了些精虫放在了我的鼻子下,「好闻吗?」一种腥腥的气味直冲鼻孔。
「这……是你的味道。如果你有,我……还……想……要!!」说完,她把那只粘着精虫的手指放在了那张性感的口中,轻轻地吮吸着。
而此时她的小嘴又好像一个需要灌溉的绚烂花园。明艳的脸庞闪现着婴粟花一般诱人的光芒。
「好啊,我这就给它。」我将手指掠过她的双唇,她张开小嘴想咬。
「不要,」我用手指抵住她的唇,「有样东西比它更好,我猜,也是你这里想要的。」
我从她的双腿之间拔出我那梦一样的船槁,带着那浓浓的粘意从她的下体滑过平坦的小腹一路北上,穿过娇乳的时侯我在山间留恋地穿行,她更用双手将耸立的山峰推向我的雄壮想阻挡它的前行,可我只做了短暂的停留,最终我把它插入了那急需浇灌的小小花园之中。
慧柔滑的香舌灵巧地绕着我雄壮的冠壮带滑动着,不时地沿着那条兴奋神经由上至下地用舌头急促地扫动着,还不时地企图将小巧的舌尖刺入我雄壮的小小出处,再出其不意地大力地吮吸着,此时我不禁联想到了东方不败中的「吸星大法」。
因为此时已经有一些透明的亮液被她吸得从雄壮的出处流出,她更不失时机地用舌尖在出处和兴奋神经的交汇处不断地骚扰着,此的我支撑着上身向下看着一条亮液形成的丝从雄壮的前端滴向她那满是渴望的小嘴,在她口中爆发的念头在我的脑中不断地升腾。
我猛地将下体插入那饱满性感的双唇之中大力地抽动着,她的双唇或轻或重的紧紧套着越发坚硬的雄壮上下运动,香舌磨擦着那条兴奋带让我有一种充斥的感觉,滋滋的抽动声不绝于耳,分不清是口水还是体液从慧的唇角溢出顺着红润的面颊缓缓地流下,此情此景更使我变得极度的兽性。
「啊--」慧轻叫了一声,接着我的雄壮微微吃痛,原来是我太用力了,差点将雄壮插进慧的喉咙,在情急之下才咬了我一下。
她将我的身体放平,将花辩展现在我的眼前便又继续「埋头苦干」,我则忙里伦闲地欣赏着眼前的美景,饱满红润的阴唇微微地分开,黑色发亮的阴毛均匀地分布在两侧,之前留下的体液有的已经乾涸,少许的液体从柔嫩沿着缝隙轻轻地流淌着。
她的后庭也间隔性地收缩着。我将拇指按在了令她沸腾的顶点之源急促地按动着,又将中指插入她的柔嫩中大幅度地搜索着,尾指则在她的后庭若即若离地骚动着。
此时的慧在我的三重刺激之下几近疯狂,秀髮飞舞中淫乱的气息使我们同时又一次到达了慾望的顶点,我的中指从她的柔嫩中带出了乳白色的粘液,我的雄壮则将液体的热情毫不保留地注入了她那小小的渴望之城……
有的时侯我觉得自已十分的矛盾,对于口交我有不同的感觉。出来淫乱的时侯我喜欢女孩为我口交,但我绝对不会为她做。可与我爱的女孩在一起的时侯,只要她喜欢为她做任何事我都不介意。看着依偎在我怀里娇喘连连的慧,我不知道我们刚才的作为究竟是爱多点或是欲多一点。
我与旁人不同的一点是无论我和哪个女孩做的时侯,我都希望她在我这里得到欢娱之后会在心里有那么一点喜欢我,因为带有感情色彩的交欢与赤裸裸的交合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没有了情爱的交合之后便只有无尽的空虚和沉寂的落寞。所以我亦不知道慧刚刚的表现是已经在喜欢我了还是她每次做爱时都有这样的必修课。虽然我无法给她任何的承诺。
在我的内心里我真的是希望可以专一地去爱一个女孩,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可只是,又只是因为我自己始终无法抗拒那来自其她美丽的诱惑。又或许是年少无知不知道生存为何才如此肆无忌惮地挥霍着!
今天仍是一样的忙碌,美女经理的眼神总是在我身上转啊转的。我想该不是为了前几天我和她吵架的事吧!
那天一个常来的客人--一个漂亮的白衣女子喝多了(一般不漂亮的我是不愿搭理的),拉着我的手不放非要我给她当「对像」。同事曾告诉过我她是一个「妈妈」级的人物,她独自开着二家按摩院。手下的小姐可以说不计其数。她的名字叫木,有着魔鬼般的身材。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可她的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所以她每次总和一帮大哥级人物或高官模样的一起来。这样的女人即使是在DISCO我也是不敢去搭讪的。
木拉着我的手对那些看似大哥的人说道:「他是我对象,帅吧?」
「帅,帅!」那些人连连点着头说道。
「我们是不是十分的相配啊?快说啊?」
「配、配,绝配!」那些人又忙不迭地附合道。
「那你老公呢?」不知是谁笑着问道。
「乱讲,我早就没有老公了!你这样说我对像会不高兴的!」木醉眼矇眬地说道。
「亲爱的,我们什么时侯结婚啊??我好告诉他们来喝喜酒。」她嘴里的酒气熏得我都有些头晕了。
我只好尴尬地对那几个大哥说:「没有的事,她乱讲的。」
转过头我在木的耳边说道:「不要喝了,我去给你倒杯茶。」
「不,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不是说我是你对象吗?」
「好吧,你快点啊!」
我站在吧台等茶水的时侯美女经理对着我勾了勾她的纤纤玉指,杏眼圆睁地说道:「你在干嘛,上班时间你不要做这些与工作无关的事好不好。」
「什么与工作无关啊,我在应酬啊。你没看见她每次来都消费千八百的,我可不像你,每天只要站在这就可以拿薪水。」
说话的时侯我们不过是一拳的距离我的气息都喷到了她的脸上,我知道这样很没有风度,可她对别人都很好。唯独对我没事的时侯总要找我点麻烦,过上两招。若是她佔了上风那表情彷彿是刚刚经历了高潮一样。我隐约也知道些这其中的端睨,可这个美女经理的背景让我一样的不敢去招惹她。
「你……」美女经理恨恨地说道,虽然灯光昏暗,可我能感觉到她的眼圈红了。
「不满意地话你去找老闆谈好了。」说完我转身离开了。
当我把茶放在木的手边的时侯她贴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放心我的醉态是装的,凭他们几个不是对手,可……有些不是装的!」说到这儿,她湿热的舌轻轻地舔了一下我的耳垂,我的身体没理由地一颤,一股电流由头到脚在瞬间掠过。
下班的时侯老闆找到我语重心常地说道:「对于青的经理工作你多配合她一下,你也知道我那个亲属的领班工作不怎么争气,现在工作就靠你们两个,她一个女孩子,脾气有时侯是大了点,你是男人嘛,多忍着点吧。她对你也没什么成见,在工作业绩上她也认为你做的最好,只是在工作上你们可要好好合作啊?」
「是,您说的对,我一定多注意。」我这个人就这点好,不管什么时侯总分得清「大小王」。
所以今天美女经理看我的时侯我总觉得怪怪的。晚上又有一个叫什么哥的熟客请我喝酒,不好拒绝。到营业结束的时侯我觉得头沉沉的,趴在吧台上想休息一下,忽然间感觉有人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回头一看,美女经理正瞪着那双大大的眼睛,脸上满是关切的表情,「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回家啊。」
看着她诱人的乳沟我不禁怦然心动,那涂着透明唇膏的圆润双唇的散发着迷人的光泽。俏脸上的娇嫩皮肤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我压抑住心中渐渐升腾的慾望甩了甩头说道:「没事,谢谢你的关心。还有,你今天很漂亮!」
虽然灯光依旧昏暗,可我仍能感觉到她的脸渐渐地红了。
出了DISCO,我坐上出租车没有回家,逕直来到了慧的住处。在门外我拔通了她的电话。
「喂……」慧磁性依旧的声音和着浓浓的睡意从话筒里传来。
「是我,我在你的门外。」
「啊,你回来了,你等等我去给你开门。」
不多时,门打开了,慧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短睡衣站在我的面前,她伸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说道:「欢迎回家。」
凌晨四点多了。慧依偎在我的身上,彼此好像一点睡意都没有,我能觉察到她的身体在慢慢地变热,喷在我脖子上的气息一点点地变得急促起来,那嫩滑的乳房隔着一层薄薄的纱质睡衣紧紧地贴在我赤裸的胸膛。
她那发着刺眼白色的大腿轻轻地摩娑着我的大腿根部,更不时地轻触着我正在变得坚硬的雄壮,若即若离地挑逗着我已逐渐强大的慾望。
我的手来到了她的腰间,坚决地一把扯掉了那小小的内被,就在我行动的同时慧也配合的抬高了臀部,使我的动作连贯地一次成功。她的双腿被我瞬间压到了她的乳房位置,在我的雄壮轻触她的花辩的时侯发觉那里涌动的热流已如岩浆般火烫,一种舒爽的快感油然而生。
伴随着「啪」的一声,我将雄壮大力的进行到底。「啊」两个人同时抑住不住地发出了呻吟。在渐亮的天色里,我挺动着腰部大力地抽动着,「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我施展着热吻大法使她下体的火热岩浆源源流出,阴囊上已满是粘液,随着我不断地抽动敲打着慧圆润性感白晰的臀部。更多的则顺着股沟流经她小巧的后庭淌在了床单上。
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我一边揉搓着她圆硕的娇乳,拿捏着坚硬的红枣的乳头。另一边则在她的下体触摸着湿滑花辩的所有性感地带。
慧压抑着呻吟的声音,只是把嘴贴在我的耳边轻叫着。不敢放得太开,我放慢了速度问道:「为什么不大声叫出来,我喜欢。」
「啊……嗯……不,这房子的隔音不是好,哈……这么早我怕被人听到,多难为情啊,我会害羞的。你看,我这不是……啊……在你耳边叫了吗,你一个人听到了就好了嘛!」
「不,我要大家都听到,然后各自做早操岂不更好吗?」
我加大了力度,在我的强大功势下,慧的声音变得有如低泣一般,咬着自己的手指仍无济于事。她的柔嫩阵阵地收缩着,我知道高潮就要到了。我伸出一只手在她的大脚根部狠狠地掐了一下,「啊……」她放弃了矜持大声地叫了出来,在这个令人沉迷的清晨,在慧销魂的叫声中,在我将一腔浓腥的精虫射入她子宫的深处。抽动中,我们迎来了初升的太阳……
醒来的时侯慧已经上班去了。桌上有一张字条,秀丽的字迹出自慧的手笔。
「亲爱的,我去上班了,不好意思房间太乱了,晚上回来我会收拾的。牙刷来不及去买了,你先用我的好了。早餐在冰箱里,自己吃吧!白天不忙的时侯我会想你的!!!
猛然想起今天我休息,刚想好好唾一觉,手机响了起来。看着号码我才想今天是一个好朋友的生日,人家早已经和我打了招呼,可我却忘了买礼物了。在电话中我交待了一下说马上到。
梳洗打扮之后,我到了洋酒行买了一只大瓶的进口佳宝干红来到了指定的酒店。寿星公已经早来了,这小子平时就不缺钱,不用说这又是一次他摆阔的好机会。不过还好他的人不坏。我把红酒送给他说了些年年有今朝之类的祝福。
整个大包房里摆了三大桌,菜不用讲,可谓海鲜生猛,鱼虾乱蹦。寿星公讲过话后对服务生大喝一声「上酒」差点没吓坏我。每桌二瓶「酒鬼」四打精装黄河超干。之后又是卡拉OK的阅酒无数。晚上回到慧的住处时,慧也刚和客户喝过酒回来,于是我们又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瓶干红在房里胡闹了一通。
第二天醒来的时侯我不禁大吃了一惊,我赤祼着身体将慧压在身下,她的胸部和我的身上满是牙齿印和吻痕,我们不是睡在床头,而是睡在床尾,我的双脚蹬在床头上,床垫已严重移位。正在谅讶之时慧也幽幽醒来,她的唇轻吻了我一下道了声「早」。
我抚摸着她的秀髮问道:「我们怎么会睡到床尾啊?」
「是你的主意啊,怎么,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吗?哈哈……」
「可是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慧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知道吗,你昨天好疯狂哦,根本就是一头野兽。你回来的时侯我刚一打开门你就把我按在了地板上。」
慧捏了一下我的雄壮继续说道:「你隔着我的内裤就把它顶在了上面,好用力啊,你还按住我的双手不让我动,我没有办法只好任由你了。可笑的是你被内裤挡着却问我为什么进不去,又说这又不是我的第一次怎么会这么紧。」
说到这里慧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
「那后来呢?」我心虚地问道。
「你把它撕碎了。」
慧指了一下床边的碎布。
「我还没準备好你就进去了,还那么大力,弄得我好疼。弄到一半的时侯你又说口渴,对我说要和我一起去楼下的超市买红酒喝。我想穿内裤又被你阻止,你说我的纱裙很长不用穿了,我看里面的衬裙不透明也就由得你胡闹了,可我到超市后总觉得有人看我的后面和你的前面。回来后我才发现,后面的衬裙没有放下来,还……还……还湿了一块,变成透明的了,你的裤子前面白花花的一片,是我的……都怪你。」慧的小手用力地捶打着我的背说道。
(我可没有一点凌辱女友的念头,这只是一次无心之过。)
「怪我怪我,那再后来呢?」
「回来后你说天太热,穿着衣服喝酒不爷们,非要我和你一起光着上身一起喝酒,天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鬼念头,还好我们的房间没人看得见,不然我和你没完。喝酒的时侯你不用杯子,要用嘴餵我,结果弄得我的胸前都是,还不要人家擦。」
「那我用了什么?」
「你呀,你用舌头一点点地舔的,后来还用牙齿咬,你看啊,到现在还没消呢!弄得人家很……很……你坏死了!」
「啊,我有点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后来你餵我的时侯我感觉我好像一点没喝呢??」我疑惑地问道。
「因为啊,我都餵了它了!」慧的小手又捏了一下我的下体。
「那再再后来呢?」
「再后来呀,你……把我倒放在床上,说这样你可以借到力,就像现在这样子,你的脚用力地蹬着床头,我被你撞得骨头都要散了,床头敲得墙好响,我都怕隔壁今天会过来找……」
说到这的时侯我的雄壮已坚硬如钢,而慧的乳头也已发生着变化,她的下体就更不用说了。我拿着两个枕头对她说:「等一下。」
在她疑惑的目光中我将一个枕头夹在了床头和墙之间,将另一个抬手放入了她的臀下,慧看着我的举动突然笑出了声,说道:「你该不会是还没醒酒吧,哈哈……」
「不,我们来作早操。」说完我又忽地将她的双腿压到了她的前胸,雄壮势如破竹般地冲进了她满是炽热粘液的柔嫩中借助脚部的蹬力大举攻入。毕竟脚的蹬力比膝盖的力量大得多,快感也是成正比的。
我的胸膛紧紧地压迫着慧柔滑的娇乳前后移动着,她没有选择,无法逃避。
只有承受。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慧不再掩饰,「哈……啊……嗯……啊……」女人的叫床声真是一门艺术。阳光从窗子照进来,为了感受阳光,我把她抱到了床下,将她的双手放在了窗口上,从后面迅速将我满是粘液的粗大雄壮插入了她已满是水渍的白嫩双腿之间。
晨光中,慧的秀髮如丝般地飞扬。
在我雄壮阵阵地悸动和她柔嫩的不断收缩中我加大了力度和速度,突然慧向后推着我的腰急促地说:「不要、不要射在里面,从……从昨天开始已经不是安全期了,啊……不……」
她的话不但没有阻止我的行动,却为我增加了无限的动力,在她不安的呻吟中,我获得了更为强烈的快感。一切静止后,我和慧无力地伏在窗子前,身上的汗水在慢慢地融合。啊,美妙的一天开始了。
过了一会儿,慧转过头来咬着我的肩头说道:「你这个坏家伙,你非要我大肚子你才开心吗?如果那样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今天慧休息,我们哪也没去呆在家里帮她算着业务报表。我做好我的那份后坐在慧的旁边开始打量她的样子。
慧将长髮自然地束起,只穿了一件大的T恤,她胸前的两颗红点清楚地印在T恤上,而T恤的长度只挡住了她的大腿根部,白晰嫩滑的大腿交错在一起,不时地轻轻搓动着,脸上的红晕若隐若现。姣好的面容似乎有无尽的引力。使我又一次陷入了情慾之中。若许她并没有有意引诱我,可做者无心,看者有意啊。
我轻轻地坐在了她的后面,轻轻地将T恤掀起,双手抓着她内裤的两边在她的耳边说道:「脱了吧,脱掉它会凉快些。」
慧回头看了我一眼浅笑着说:「不,那样好危险的,我不要!!」
「相信我,我没有其它念头的,乖……」
「那……你保证!」
「当然,我保证。」
「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了,你现在除了相信政府,再有就只能相信我了。」
「那……好吧!!」
我半蹲在慧的身旁,看着身边的女神,将她那薄薄的小小的内裤缓缓地从她白嫩性感的双腿上脱了下来。那上面已有淡淡的水迹。
我再次坐在了慧的身后,这次我将我的雄壮释放出来,掀起慧后背的T恤将它贴在她半圆形的臀部和股沟中慢慢地摩擦着,不多时,一股亮液从雄壮的出处涌了出来,我将它涂在了它所能接触到的每寸皮肤上。
同时我的双手伸进T恤中轻搔着她的乳房,感觉到她的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的时侯,我的手已悄悄地来到了她柔细的腰间,出没在她那已明显不安的双腿之间。湿热的气息已从那山谷中不断地飘出。我则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慧在画一幅销售曲线图,可是她画的曲线已不再清晰……渐渐地凌乱。突然她回过头来,用满是情慾的双眼望着我,送上了诱人的充斥着火热气息的双唇。
我抱起了慧,将她平放在桌上,我已来不及走去床上,就地取材了。慧的T恤被我掀到了腰间,我站在她的面前将她白晰的双腿扛在肩头,将我的雄壮沿着熟悉的轨迹送入了那座动感之城。
我的下体在慧销魂的呻吟中狂乱地奔走于她那座小小的已是洪水氾滥的狂野之城,我的双手则在慧嫩滑的娇乳上肆意地创作着我的灵感。淫乱的爱慾气息充斥在彼此的思想。
当我们又一次共同来到天际的时侯,她急切的声音又迴荡在我的耳畔,「不要……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不……啊……」
一切又归于平静之后,慧侧卧在桌子上,我则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为什么我会这样的自私,想过后果吗?可我们之间究竟只是充斥着赤祼祼的情慾,还是存有少许的感性爱情??」
忽然慧坐起身来站在了我的面前,「你怎么这样自私,我告诉你了我现在是危险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大了肚子该怎么办,你说啊???!!!」
我默默地看着她,她说的很对,这些日子以来,我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些事情,也没办法考虑,地域的差别,行业的差别,更重要的是我们相识的地方,而我的原则是在DISCO认总识的女孩玩可以,别的事免谈。
「那结婚吧!」
我用出了最后一招。
慧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你……不会的!」
虽然一切从开始就摆在了眼前,可那时谁都不轻易地碰它,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去面对了。我的激情也在它的面前已经在消退了。只是我仍在想,这段日子里,我们……有爱吗?!
此故事发生于上个世纪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