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中年浪妇

时间:2017-12-07
98年,俺从东北到上海跑生意,俺爷们去年开金矿时让火药炸死了,俺带个妞妞觉得没了生路,后来和村子里的嘎子一商量他说:『跟俺走吧,咱俩倒服装,去上海。』俺今年35了,已经不怕出头,也就和嘎子干起来了,一两年下来,自己有了几个固定的客户,也有了点钱,俺就自己干了。
人到了这个年龄,对那个的需要也越来越强,俺偷偷的买了个自慰器,没事的时候自己玩。后来跑生意的过程中,认识了小张,小张今年才22,对中年女人特感兴趣,一看见俺,鸡巴就挺起来,俺们经常在一起操屄玩,俺长的还算可以,身子也乾净,所以两个人玩的时候连避孕套都不用。
那天俺从东北回来,小张到车站接俺,一看见俺下车,连忙跑过来和俺打招呼,他帮俺拿东西。从车站出来打了个出租,到俺家去,俺在上海租了套房子,俺不在的时候,小张就搬来住,在车上这小子就不老实,一开始摸俺大腿,然后就摸到裆里,弄得俺痒痒的,可俺又不敢大声的说,只把他的手弄开了。
到了家,一进门,小张就从后面抱着俺,声都颤了,说:『好姐姐,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说完就拿鸡巴从后面顶俺。
俺打了他一下,说:『你想俺?想和俺操屄吧?』
小张淫笑的说:『好姐姐,你就让我操操吧,你这几天没在,我都快憋死了!』说完,就扒俺的裤子。
俺一边挣扎,一边说:『小弟弟,姐姐刚回来,你到是让姐姐喝点水,歇歇脚,姐姐让你玩个够。』
小张一边脱裤子,一边说:『先崩一锅再说!』说完,把大鸡巴掏出来,一手按着俺的后背让俺趴床上,一手把俺的裤子扒了下来。
30多岁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小张急的把手扬起来,冲着俺的屁股就「啪!」「啪!」的几下,抽得俺的屁股蛋直颤,俺顿时一激动,屄里的水马上就冒出来了,嘴里还浪浪的哼哼着:『小老弟,姐姐让你操屄!姐姐让你操屄!』
小张一听,更来劲了,下手更狠,「啪!」「啪!」的一阵脆响,然后从后面把鸡巴一挺,「滋!」的一声就进去了。
小张的鸡巴是特大号的,又粗又长,鸡巴头和小孩的拳头差不多,两个大鸡巴蛋在下面噹啷着,一操屄就拍在俺的大腿上,特来劲!小张这么一杵,正杵到俺的心上,俺「唉呦」一声,叫:『小老弟,你慢点呀,等俺的屄里流水你再操呀。』
小张可不听这个,拿大鸡巴就来了几下狠的,直入直出,俺屄里的淫水就流得更多了,屄里一滑溜,鸡巴进出就更带劲了,滑不流丢的,操起来还带着声儿呢,「扑哧!」、「扑哧!」的,俺一阵的发骚,浪淫淫的说:『小弟弟,你操姐姐的浪屄!操姐姐的浪屄!操的姐姐嗷嗷的叫!你快操俺!俺浪死了!俺就欠操!操到俺心儿里去了!你操俺,俺给你报数!1,2,3,4,……35,36,……』
俺就这么和弟弟玩,这是他教俺的,他说:『我操你一下,你就叫数,最后我射精的时候告诉我,一共操了你多少下?』俺喜欢这么来,挨操还要报数,多爽!
俺一边报数,一边把橡胶自慰器拿出来,然后递给小张,小张先让俺用嘴把自慰器舔湿了,然后「扑滋!」的一声插进俺的屁眼里,下面用鸡巴操俺屄,上面用自慰器操俺屁眼,操的俺别提多爽了!俺更来劲的报数。
两个人操了半个多小时,小张要换个姿势,他往床上一躺,大鸡巴挺挺着,然后让俺背对着他,蹲下用屄套他的鸡巴,可俺屁眼里还插着根胶皮棍呢,小张就让俺自己用手拿着胶皮棍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从后面看。俺羞羞答答的一边喊着数,一边操着屄,一边还用胶皮棍给自己通屁眼,俺心说:城市的老爷们怎么那么会玩呢?
一会,小张就来劲了,翻身坐起来,抽了俺两下屁股蛋说:『趴那。』
俺忙趴在床上把肥肥的屁股稍微撅起来,小张把俺屁眼里的橡胶棍拔出来,然后用手扒开屁眼冲着屁眼吐了口唾沫,然后把硬硬的大鸡巴顶着屁眼慢慢往里挤,鸡巴头太大了,怎么也弄不进去,急的小张直抽俺的屁股蛋,俺浪叫着说:『小老弟,别着急呀,咱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呀,你抽俺也没用呀,俺的屁眼太小,虽然不好进,可进去了就紧了……』
俺还没说完,小张猛的一用力,「扑」的一声,楞是把鸡巴头操进去了,俺觉得屁眼好像让人堵住了,闷闷的,小张把鸡巴又往里操操,直插到鸡巴根,俺觉得好像插到俺肚子里了,俺又说:『小老弟,又走大姐姐的后门了,别着急,慢慢玩,姐姐浪着呢。』
小张是年轻人,听不得这个,在俺后面跟狗上槽子似的快速的操着,俺浪浪的哼哼着,小张让俺给他讲个黄故事,俺想了想说:
『俺从东北来的时候,在火车上就想你了,俺想和你操屄,俺买了两根大火腿,然后躺在铺上,一根插在俺的屄里,一根插在俺屁眼里,就这么自己搞,后来俺浪的直哼哼,俺下铺有个小老头,还以为俺病了,过来问俺:「妞,你病了?」俺冲着他一笑说:「大爷,俺没病,俺正给自己通下水呢。」小老头一听俺说的话,鸡巴竟然挺起来了……』
小张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鸡巴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对俺说:『躺床上,张大嘴,我餵你奶!』
俺不敢不听,忙的翻身躺下,把嘴张大,小张顺势骑在俺胸口上双手狠狠的抓住俺的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见大鸡巴在俺面前直晃,鸡巴头上已经流出了白花花的鸡巴液(精液),鸡巴头和鸡巴茎上还沾着俺屁眼里的东西。
小张一边有节奏的挤着俺的大奶子,一边把鸡巴举到俺的脸上,问俺:『想喝奶吗?』
俺说:『俺想喝。』
小张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又问俺:『我操你操的舒服吗?』
俺说:『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让老爷们的鸡巴通通,真爽!』
小张终于忍不住了,大鸡巴一阵猛挺,『滋!』的一声从龟头兹(ci)出一股浓浓的鸡巴液,兹得多老高,可没落在俺的嘴里,却落在俺的脸上,俺撒娇的哼哼着,紧接着小张又兹出一股鸡巴液,这次正好掉进俺嘴里,这就算餵了俺一口奶。
小张浑身哆嗦着,两只手使劲的攥着俺的大奶子,一下下的兹出鸡巴液让俺喝了好几口奶。最后俺看着小张的鸡巴缩成了个小团。小张才疲惫的翻身躺在炕上。
俺下地打来热水把小张的鸡巴清理好,怕他着了凉,俺又给他盖好被子,然后俺把从东北带来的货收拾了一下出门了。
俺到了宁海路,把货上完,又收了钱,回家的时候买了些好吃的,给小张补补,回家一看,小张正睡得香,俺也没敢叫醒他,下厨给他做饭去了。
晚上小张才醒,吃过饭,俺们又看了会电视早早的睡下。
转天俺起来的时候小张已经出去了,俺也忙活着出门挣钱。一连好几天小张都没来,俺想他,可又觉得无所谓,挣钱要紧。
快阳曆的时候一天晚上小张来了,弄得浑身髒髒的,一进门就掖给俺一大叠钞票,对俺说:『这是给你们娘俩的,你拿着吧。』
俺看了看票子又看看他,心里一热乎,眼泪儿差点没出来。俺忙着给他弄水洗澡、做饭。吃完了饭,俺主动脱得光溜溜的钻进被窝,小张也脱光了,钻到俺怀里吃俺的奶头,弄的俺痒痒的,俺说:『小丈夫,你干嘛自己出去挣钱呢,咱俩好好干,也能挣不少呀?你干什么活也不跟俺说,也不让俺问,你到是跟俺说说呀?』
小张听完把脸一拉说:『我跟你说过了,我的事情你别问!也不许你问!你没记性呀!』俺听完觉得委屈,可又不敢多说,小张一会把鸡巴弄起来和俺操屄弄了俺一会就草草睡了。
转天晚上,小张老晚才回来,一身的酒味儿,还领来一个闺女,是个上海本地的小姐,长的挺水灵,身条也不错。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小老弟,她是谁?』
小张笑着对俺说:『这是我叫的小姐,今晚咱仨一块玩玩。』
俺一听就生气了,叫:『你还是人吗!操俺一个还不够,还叫了小的来!她跟俺闺女差不多!你让俺怎么来!』
小张也不生气,笑着对俺说:『大姐姐,你别生气呀,她怎么能和你比,她不过是个鸡(上海妓女),你是正经的女人,可我不就想玩个新鲜吗?你要是不答应也行,我走!』
说完小张就往外走,俺赶忙拉住他说:『小丈夫,你别生气,俺知道你看不起俺是个乡下的,可你这些年来照顾俺,又给俺好多钱,俺早把你当成俺的亲人,你别生气,你想怎么来都行,俺都答应你。』小张听完才乐了。
小张让俺和那个小姐都脱的光溜溜的,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两包袜子让俺们穿上,俺一穿,竟然像条裤子一样还带裤衩的(连裤袜),不过穿上了挺紧紧的,俺看着那个小姐穿上,俺问:『闺女,你多大了?』
那个小姐沖俺一笑:『20了。』俺歎口气心说:咋城市人那么怪呢?年轻轻的闺女就干这个。
那个小姐好像看出俺心里想的,笑着对俺说:『干这个来钱,我还不算最红的,我陪一次就1500。』俺一听心说:妈呀,一次1500,顶俺半个月挣的了!
小张让俺坐在炕头上双手向后支着,把大腿大大的分开,然后让那个小姐跪在地上舔俺屄,一开始俺还不好意思,可那个小姐舔的真好,隔着袜子舔俺还能把俺弄的来劲,俺闭着眼小声的哼哼着,一会俺屄里就流出了屄液。
小姐在下面忙活着,一见俺的屄液越流越多,娇声的沖小张说:『先生真是好福气,这个屄水真多,您每天干这样的屄多爽呀。』
小张在旁边正套弄着鸡巴,一听就笑了,说:『这可是个宝贝,这叫「水蜜桃」!』
俺听着她们聊淫话,心里一阵激动,屄里的水冒的更多了,把袜子弄的湿了一大块。小张一见俺舒服的浪哼哼,也来了劲,大鸡巴马上就硬了,上炕站在俺身边一边用手弄鸡巴,一边看俺浪。
小姐在底下用嘴唑(zuo)俺屄,一唑一兜水,小张看着,鸡巴更硬了,跨到俺的面前说:『把嘴张开。』俺忙的张大嘴,小张把鸡巴弄了几下,立时挤出了一股淫液,黏糊糊的,直接挤到俺嘴里让俺吃了,这也是小张教俺的,这叫吃「蛋清」。
小张让俺吃了蛋清,然后把大鸡巴头塞进俺嘴里,让俺象吃奶一样给他唆(suo)了鸡巴头,俺还故意的发出「滋!」「滋!」的声音。就这样,一个小姐在下面舔俺屄,小张在上面让俺吃鸡巴。
玩了一会,小张扭头对地下的小姐说:『你过来看看。』
小姐听话的站起来,坐在旁边看着俺们,俺的脸又红了,小张把鸡巴往俺嘴里插了插,然后又抽出来,然后再插,这次插的深了,直捅到俺的嗓子眼,好在俺经常和小张这么玩,已经习惯了。
小姐在旁边仔细的看着俺们玩,笑着说:『先生的鸡巴够粗够长,一会让我也试试?』
小张笑着说:『一会有你忙的。』
小姐说:『我给大姐舔舔胳胳(ge,南方人管奶子叫:胳胳)?』小张点点头,小姐把俺的两个大奶子捧在手心里说:『这胳胳真够大的。』说完,低下头唑(zuo)俺的乳头,唑完左边的又唑右边的,还发出声音。
上边的小张对俺说:『大姐姐,你动动。』俺用嘴紧紧的包着大鸡巴然后前后晃着头。
一会,小姐对小张说:『先生,这胳胳还有奶!』
小张笑着说:『你可以吃两口,可别吃多了,大姐姐还回家餵她妞妞呢。』
俺把鸡巴吐出来笑着对小姐说:『闺女,你别听她的,俺的奶多着呢,你想吃就多吃几口。』小姐忙着吸俺,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小张催着俺,俺重新把大鸡巴含在嘴里唆了着。
小张低头看着俺的浪样,心里一激动鸡巴头里冒出一丝鸡巴液,差点没喷出来,小张忙的让俺停下,然后对小姐说:『你过来趴那!』
小姐忙把俺的乳头吐出来,顺着炕头趴下,一个白白的肥屁股高高的挺着,小张先把小姐的袜子扒开,然后用手抽了两下屁股蛋,抽的小姐直哼哼,然后小张把鸡巴插了进去操了起来。
俺仔细的看看小姐的屄,屄毛稀稀疏疏的,不过和俺一样也是个「水蜜桃」鸡巴一操就冒了很多水,小张带劲的操着,俺看着他们两个玩,心里痒痒的,小张命令俺说:『你把你那个橡胶棍拿出来,让小姐给你通屁眼。』俺不敢多说别的,忙从枕头底下拿出橡胶棍,然后自己先舔了舔,交给小姐。
小姐一边动着,一边对俺说:『大姐,你放心,我以前经常搞这个,不会弄疼你,保证让你舒服。』
俺说:『俺放心。』
俺把袜子褪到大腿,然后跪在床上,把一个肥肥白白的大屁股微微的向后翘着,两只手轻轻扒开两片屁股露出小屁眼。
小姐先把橡胶棍含在嘴里,然后用根手指头在俺屁眼上按了按,「扑!」的一声插了进来,俺顿时浑身一哆嗦,小姐又轻轻的把手晃了晃,插的更深了。小张在后面狠狠的操屄,两只手从前面绕过来抓着小姐的奶子,爽的直哼哼。小姐也一边哼哼着,一边抠俺屁眼。
一会,小姐把手指头抽出来,拿起橡胶棍一下子杵进俺的屁眼里,俺嗷的叫了一声,小姐没停下,马上又抽了出来,然后又插又抽,一连几下,弄的俺连喊都喊不出来了,小张看见俺这样,把大鸡巴在小姐的屄里插了插弄的滑溜溜的,然后插进小姐的屁眼里,小姐也跟着浪叫起来,满屋子都是俺们的淫声:
『啊!啊!俺的小屁眼开花了!俺的小屁眼开花了!』
『啊!啊!先生您的鸡巴太大了,慢点呀,我的小屁眼也开花了!哎呦!哎呦!』
『小……小姐,俺……俺浪死了,你……你再杵俺!』
『大姐,你屄里的水流的真多,哎呦!先生你快点操呀,我的屁眼好浪!』
『俺就说,城市的老爷们就是会玩,一根鸡巴,让两个屁眼开花…哦!哦!哦!』
『大……大姐,你……你屁眼……好浪哦!……还吸我的橡胶棍呢……』
小张听到俺和那个小姐淫叫,更来劲的操小姐的屁眼,小姐屁眼挨操,更来劲的用橡胶棍捅俺,俺就更来劲的浪叫,小张浑身一哆嗦,突然喊:『你们都下来!快点!』小姐和俺都从炕头下来跪在小张的面前,小张眼睛都红了,一根大鸡巴憋的直挺,眼看就要喷了!小张左手抓着俺的头髮,右手抓着小姐的头髮,对着小姐说:『把嘴张开!』
小姐急忙说:『先生,让我先给您擦擦!先……』话还没说完,小张就把刚从屁眼里拔出来的大鸡巴狠狠的插进小姐的嘴里!!一直插到嗓子眼,小姐顿时没了声息,直翻白眼。小张可不管这个,屁股前后使劲的抽插,把小姐弄的快要死。俺在旁边看着,心里直打颤,心说:小丈夫疯了。
小张操了一会,一揪俺头髮对俺说:『你也张开嘴!』俺把嘴张的大大的刚想说话,小张一扭身,大鸡巴直接插了进来,然后按住俺的头用鸡巴操,俺就觉得大鸡巴头已经插进俺的嗓子眼了,顶的俺连气都喘不过来。
小张就这么一会左边操操,一会右边操操,把俺们两个娘们都快玩死了!最后小张在俺嘴里兹出了鸡巴液,又骚又浓的,小张兹了几下又换到小姐嘴里兹,让俺们都喝了他的奶。
小张喷完了,鸡巴头变的小了,小张把鸡巴头放到俺嘴里,让俺含着,俺温暖的小嘴含着鸡巴头,一会的工夫小张的鸡巴又大了,小张放开小姐,把俺拉到炕头上坐下,把袜子褪下来,然后把住俺的两条腿,大鸡巴「扑哧」一声进了俺的屄里,俺的屄水早就流出来了,小张的鸡巴在俺屄里滑不溜丢的,操起来可得劲了!底下的两个大鸡巴蛋拍在俺的屁眼上,弄的俺痒痒的。
小张操着,回头沖地下的小姐说:『你舔舔我的屁股。』小姐忙的挺起身,把脸埋在小张的屁股里,俺心说:小丈夫真会玩。
小张让俺张大嘴,俺张开嘴等了一会,不知道小张想干什么,小张突然把一口唾沫吐到俺嘴里,告诉俺:『嚥了!』俺听话的嚥了。
小张因为刚刚喷了一次,所以这次玩的特别长,操了一会,小张让俺换了个姿势,俺趴在炕头,屁股高高的撅着,小张从后面来,让小姐和俺一样也趴下,小张一边操俺,一边用手抽小姐的屁股,抽的小姐直叫唤。
俺把头伸过去和小姐亲嘴,两个娘们互相唆了舌头,弄的滋滋响,小张看的乐了。俺对小张说:『小丈夫,俺出个主意,你让俺趴在小姐姐的身上,俺们把屁眼和屄都露出来,你随便玩。』
小张乐得不得了,小姐躺在炕上,把腿分开,俺趴在她身上也把屁股撅着,小张在后面玩,两个屁眼两个屄任凭小张操,俺在上边和小姐亲嘴,小姐用手揉俺的奶子,三个人玩的挺来劲的。小张趴在俺们身上,把一根大大的鸡巴乱杵,一会杵在俺屁眼里,一会杵在小姐的屄里,弄的俺们一会这个叫一声,一会那个喊一声。
俺和小姐玩命的亲嘴,两个娘们浪浪的哼哼着,小张的大鸡巴狠狠的插进俺的屁眼里,还觉得不够深,又使劲的往里挤了挤,俺觉得大鸡巴已经插到俺的肚脐眼了,哼哼说:『小……小丈夫……小祖宗,俺……俺服了,你饶了俺的屁眼吧……哦!哦!哦!』
小张又使劲的操了俺几下,弄的俺直叫唤,才把大鸡巴从俺屁眼里拔出来,又插到小姐的屄里,弄的小姐也浪浪的,小姐说:『先生,操我呀,使劲操呀!我浪呀!操我这个浪屄呀!操呀!』
小张听到俺们的淫声,像发疯似的乱操,俺们趴在他的身下不停的浪着,一会,小张就来劲了,突然把鸡巴从俺屄里拔出来,站到俺们的旁边跪下,一根大鸡巴挺挺着,小张让俺们并排躺下,张大嘴,然后把鸡巴液一股股的喷出来,不是喷到俺们的嘴里就是喷到俺们的脸上,足足喷了两分钟!小张的鸡巴缩小以后「哎呦!」的长出了一口气,躺在了炕上。
俺们看到小张这么疲惫,下地给他打来水,帮他洗了洗,俺对小姐说:『闺女,太晚了,你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和俺们凑合一宿吧。』
小姐点点头,俺们三个把大被子一蒙,都呼呼的睡觉了。
转天,俺们起来后,小张把1500元给小姐结帐了,然后把她打发走,小姐临走时候对俺说:『大姐,我以后要是没地方去了,就到你这来,可以吗?』
俺忙点点头说:『可以,闺女,你别客气。』
小姐走后,小张对俺说:『你别对她这么好,她是个鸡。』
俺说:『鸡怎么了?!「鸡」就不是人呀!』小张一听就笑了。
晚上,小张没来,俺知道他又挣钱去了,也没多等,就睡了。
俺从东北带来的服装销路好的很,没几天就卖完了,俺收了钱,回东北看看妞妞,顺便催货。晚上俺收拾好了,正看电视,上次那个小姐来了,俺可怜她,忙把她让进来,小姐扭扭捏捏的,俺说:『闺女,你怎么啦?』
小姐脸一红,对俺说:『大姐,自从上次咱们和张先生玩过以后,我挺想你的。』
俺笑着说:『俺也想你啊,你年龄和俺闺女差不多,年纪轻轻的就出来做这个,不容易呀。』
小姐沖俺笑了笑,抬头看俺,俺一看她的眼神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原来,在俺老家东北的山沟沟里,村儿里的娘们比爷们多,有的娘们找不着对象,两个老娘们在一起搞搞也是常有的事情,穷呀!连进城的钱都凑不出来,何况找爷们!
俺年轻的时候也和村里的妞妞二红来过几次,虽然都没「把」,可是拿个箩卜也能凑合,没办法呀。俺记得当时二红想和俺睡觉那会,眼神也是这样的。所以俺一下就明白了。俺笑了笑,说:『闺女,你要是不嫌俺老,今儿晚上你就别走了,你和俺睡。』小姐一听,脸更红了,可是却开心的笑了。
俺收拾了收拾,把门锁好,窗帘拉上,被窝铺好,让她先洗了洗,俺也洗了洗,然后脱的光溜溜的钻进被窝,小姐也把衣服脱光了钻进俺怀里,俺轻声说:『闺女,吸吸俺奶头。』小姐也没说话,把俺的奶头叼在嘴里唆了的阵阵有声!
俺一手搂着她,一手摸着她的屄,屄毛稀稀疏疏的,俺一摸她,马上就流出了淫液,俺轻笑着说:『闺女,你的屄可真是个「水蜜桃」呀。』
小姐轻轻用手打了俺一下,俺把她的小手放到俺的屄上,小姐的小手又温又暖的,弄的俺飘飘的,一会俺就流出了浪液,小姐把沾着浪液的小手放进嘴里唆了,俺看着好感动,心说:这个闺女不嫌俺髒,俺一定好好伺候她。
俺想到这,对小姐说:『闺女,你趴在炕上,把屁股撅着,俺给你舔舔屁眼。』
小姐忙说:『大姐,那多髒呀,别。』
俺说:『闺女,俺都不怕,你怕什么。来。』
俺让小姐趴炕上,把她的屁股分开,看到一个粉红色的小屁眼,还一张一合的,俺跪在她后面,低下头,把舌头伸出来冲着小屁眼一点,小屁眼马上就缩了一下,俺觉得好玩,把脸贴在屁股上,嘴对着屁眼狠狠的吸,狠狠的舔,弄的小姐浪浪的,扭着大屁股,浪哼说:『大……大姐,真……爽!爽…爽死了!!』
俺一会舔屁眼,一会舔屄,弄的小姐来了劲,一翻身把俺压在炕头,她骑在俺脸上,一个大屁股不停的动,弄的俺嘴都忙活不过来了。小姐说:『大……大姐,咱玩个花活好吗?』
俺在下面哼了哼,小姐把俺的橡胶棍拿出来,一头让俺用嘴叼住了,一头沖着房顶,然后小姐象拉屎似的蹲下,将另一头正好插进自己的屁眼里,然后双手抓着俺的大腿,把一个大屁股上上下下的动起来。俺心说:这个小姐姐可真会玩呀!
俺在下面用嘴叼着橡胶棍,看着小姐的大屁股一会上,一会下,粉红色的小屁眼紧紧的套着橡胶棍,从小姐的屄里流出的淫水黏糊糊的顺着橡胶棍流到俺嘴里。小姐也没闲着,一边动,一边用手抠俺的屄,然后把俺的淫水唆了,俺让她这么一弄,也来劲的哼哼着。俺们玩了一会,小姐浪出来阴精,喷的俺胸口都是,小姐翻身躺在炕上,对俺说:『大姐,过来,我给你舔屁眼。』
俺说:『闺女,你行吗?』
小姐说:『你就来吧。』
俺高兴的趴在炕上,把一个肥美的大屁股高高的往后撅着,小姐跪在俺身后,把俺的屁股蛋分开,露出俺的小屁眼,小姐伸出软软的小舌头在俺屁眼上舔了一下,挺舒服,然后把小舌头使劲往俺屁眼里挤,弄的俺痒痒的。
小姐舔着俺屁眼,下面用手弄俺屄,俺舒服死了,浪浪的叫:『闺…闺女,你……可真会玩俺,俺……受不了了……哦!啊!哦!啊!……』俺一叫,小姐更来劲了,把几个手指头伸进俺屄里,抠出老多的淫水,俺把大屁股摇晃着,撒娇似的。
小姐把小嘴贴在俺屁股蛋上,唑(zuo)的阵阵有声,然后对準俺的屁眼唑了上去,又唑又啃。玩了一会,小姐又把橡胶棍拿起来,对準俺的屁眼插了进去,她也不跟俺商量商量,1尺多长的橡胶棍整个插进俺屁眼里,俺叫都叫不出来了。
小姐用手攥紧橡胶棍,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然后插进去,弄的俺都快浪死了。俺说:『哎呦!哎呦!闺女,你顶死俺了!哎呦!俺伏了!俺浪死了!』俺下面的浪屄里流出来的淫水和尿尿一样的。
小姐一边用橡胶棍操俺屁眼,一边用小手抠弄俺的浪屄,俺更来劲的浪了,浪浪的把一个白白的大屁股往高处顶,小姐也来了劲,使劲的用橡胶棍操俺。小姐把橡胶棍拔出来,冲着俺屁眼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又将橡胶棍插了进来,这样玩起来就有声了,「扑哧!」「扑哧!」的,真好玩,俺觉得屁眼里滑溜溜的,橡胶棍插进插出,舒服的不得了,俺真好喜欢呀。
俺甩了几句浪话:『小姐姐,你操俺呀,俺的屁眼讨厌,让你用橡胶棍通通就好了,多好玩呀,一个中年的大老娘们让个小闺女弄的浪浪的,多来劲呀。』
小姐听完俺的浪话,又使劲弄了俺几下,嘴里还说:『臭屁眼!浪屁眼!插死你!插死你!』
俺又说:『小姐姐,俺给你当闺女好不好,你让俺干啥就干啥,你让俺唑你屁眼,俺绝不唑你的屄!』
小姐笑着说:『哪敢呀!』
俺们玩了一会,小姐把橡胶棍拔出来,然后趴在炕头,扒开屁眼,让俺给她弄弄,俺高兴的骑在小姐的身上给她通屁眼!
俺们两个娘们就这么你弄弄我,我弄弄你的,玩了好一会,然后,俺让小姐躺在炕上,俺趴在她身上给她磨屄,俺们的屄都已经滑溜溜的了,磨起来特别过瘾,「滋溜」「滋溜」的,真好弄。
最后,小姐要跟俺玩个花式,小姐舔俺的屄,俺舔小姐的屄,听说这就叫69式,真让俺大开眼界。
俺和小姐玩了一夜,疲惫的睡觉了,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晨8点,小姐和俺告别后就走了,俺要赶上午10点的火车,所以也收拾了一下。
上了火车,人可真多,俺因为昨天屁眼用的太厉害,所以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样子怪怪的,有个小老头在俺后面,趁着挤火车的时候用手摸俺的屁股,俺的屁股确实够个儿,又大又软,俺也没说什么,老头却来劲了,俺觉得硬硬的东西顶俺屁股,顺手一摸,竟然是鸡巴!俺心里好笑,心说:活了这么大岁数,真不嫌丢人。
俺上了车,找到卧铺,那个老头也跟着进来,竟然和俺住上下铺,俺笑着和他打招呼,可他只盯着俺的大奶子看,俺也不说什么,躺下睡觉了,车子出了山海关已经是深夜,俺隐隐约约觉得有人摸俺,俺就知道是那个老小子,俺一下子抓住他的手,他急的往回缩,俺小声说:『你想干嘛?』
老头说:『闺女,你,你饶了大爷吧,大爷一时糊涂,闺女,你千万,千万别喊!』
俺心里笑着,可嘴上说:『老小子,你是不是想操俺?』
老头手上出汗,嘴都磕巴了,说:『闺……闺女,你……你要是能和我老汉崩上一锅,你……你让我死都行!』
俺说:『那到不必,给俩吧?』
老头忙说:『没,没问题!你开个价。』
俺心说:老小子,活了那么大岁数还没活够,挨死的!
俺说:『少了500我就喊人!』
老头连想都没想,忙说:『给!我给!』说完,从口袋里哆嗦着拿出一个用手绢包着的包,从里面拿出五张崭新的票子。
俺一把抢过来,小声对他说:『你找个地方。』
老头拉着俺满火车的找地方,可火车里都是人呀,哪有地方,最后俺们回来了,老头趁着黑摸摸俺的大奶子,又把手伸到俺的裤兜里掏俺屄,俺也没说话,500块都给俺了。
老头小声问俺:『闺女,你在哪下?』
俺说:『瀋阳。』
老头说:『我到不了瀋阳。』
俺说:『那怎么办?』
老头说:『在抚庆有一站,可能能停个20来分钟的,咱找个地方?』
俺说:『听你的,就是别让俺耽误了车才好。』
火车到了抚庆果然停了,老头忙拉着俺下车,俺和老头找了个货车的后面,俺把裤子脱了,露出白白的大屁股,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白,然后俺扶着车厢,对老头说:『来吧。』
老头颤颤哆哆的摸着俺的大屁股,把裤子脱了,露出根老鸡巴,老头说:『闺女,我,我紧张,鸡巴挺不起来。』
俺回身拿住老头的鸡巴,捏捏弄弄的,对老头说:『大爷,你别着急,咱们还有时间,慢慢的来。你摸摸俺的屄!』说完,俺把老头的手放在俺屄上。
老头一边搓着屄一边看着俺的俊样,渐渐的,鸡巴挺硬了,俺又使劲的撸了两下鸡巴,看看鸡巴头已经冒黏液了,俺往鸡巴头上啐了口唾沫,然后把鸡巴插进屄里,两手搂着老头的脖子,嘴里还说:『大爷,你的鸡巴真粗!真硬!操死俺了!』
老头一边上上下下的动着,一边说:『闺…闺女,你的……屄里头真滑溜,真……真暖和!舒……舒服死了!……哎呦!……哎呦!』
操了一会,俺把身子转过去,用手撑着车厢,老头把俺屁股拍了拍,又把鸡巴插了进来,俺们操屄操的真来劲,一根老鸡巴进进出出的,带出了不少浪液,还带着响呢,『扑哧!』『扑哧!』
老头一边操俺,一边说:『闺……闺女,玩玩后门,让我玩玩后门吧。』
俺一边喘气,一边说:『操……操吧。』
老头把鸡巴抽出来,先在俺的小屁眼上磨了磨,然后趁着滑溜『扑呲!』的一下操了进来,老头一顶,俺一叫,一顶,一叫,最后楞楞让老头把整根鸡巴操进屁眼里!
老头用手扶着俺的肩膀,下面狠狠的操俺,弄的俺浪浪的,一根鸡巴在俺的小屁眼里撒欢的操,老头用手拿着俺的大奶子,一挤一挤的,弄的俺更来劲。
俺隐隐约约听见火车的叫声,对老头说:『大…大爷!火……火车要开了,快……快点!』
老头也不说话,玩命的操俺屁眼,突然,老头狠狠的操了几下然后使劲把鸡巴往俺屁眼里一插,插了个根对根,俺觉得屁眼里的鸡巴突然大了好几倍,一汩汩热液兹了进来!烫的俺直叫唤!
俺觉得老头的鸡巴液好像兹进俺肚子里了,劲儿真大,老头喷了一会,等鸡巴变小了,让俺一使劲从屁眼里给挤了出来,鸡巴上面还滑溜溜的,俺也不知道是什么。老头的鸡巴一出来,里面的鸡巴液就往外流,俺怕弄一裤子,就掏出手纸团了个小团把屁眼暂时堵上,上火车再说吧。
俺弄好了,提好裤子,回头一看,只见老头靠着车厢不停的用手撸弄鸡巴,还没完吶!俺心说:老小子,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害臊!
俺对老头说:『大爷,俺到后面尿泡尿去,你等等我。』
老头没说话,点点头。
俺饶过货车,顺着铁轨跑到车站,只见火车已经开始启动了,俺忙的上了火车,列车员沖俺嚷:『你再不回来就开车了!』
俺忙笑着说:『大哥,对不起,俺下次注意。』
列车员又问俺:『后面还有人吗?』
俺说:『没了!没了!』
俺心说:那个老不害臊的,俺才不管他呢。
火车出了站以后,俺从窗户里往回瞅,看见那个老头提着裤子正往这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等等我老汉!等等我老汉!』
可是火车已经开了,哪能停呢!俺心说:活该!
俺回到卧铺上睡了一会,突然想起老头还有个包在下铺,俺忙把那个包拿上来,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些旧衣裳,还有个小包,打开一看竟然是钱!!俺数了数,竟然有1000多块!俺乐的一宿都没睡觉。到了东北老家,俺回到那个小山沟沟里,见到俺婆婆和俺妞妞,给了婆婆700块,婆婆活了一辈子也没看见那么多钱,直夸俺。
俺的妞妞还要上学,俺让她好好上学,以后到城里去,俺给了她300块,让她买文具。
俺回到村子里呆了一个多月,小张从上海给俺发来电报,让俺回去,俺到了瀋阳边上的服装厂提了几包衣服,告别了妞妞就回来了,到了上海,还是小张接俺,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操屄,俺也想他,两个人操了一下午,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