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分享一下小弟的一次真实强暴经历

时间:2017-12-07
故事发生在2007年的春节,那时小弟刚刚毕业出来工作,在大学的时候玩RO认识了一个比我小4年的小女孩叫张珮姗,一直以来她把我当哥哥,我把她当小妹来看待,07年的时候她升上了高3,至于外貌和身材小弟就不多说了,让各位狼友幻想吧,接下来的故事是小弟的亲身经历。
那天晚上,和家人在外面吃过晚饭,不知道咋的就觉得有点不开心,刚好那时候姗发短信给我,说今晚陪她玩,她很无聊,我回了她说我今晚没心情,明晚再说,她说不行,非要今晚找我,(那时候她估计是把我当哥哥一般的依赖吧),我可没那么好脾气就回了她一句,你硬要我陪你,今晚我就把你干了。
我原以为这样说她就不敢来,谁知道她又回了一句说:来了再说。我就说:好,现在我去买套套。接着她就没有回我,我心想:怕了吧?!也就没多想,回家玩游戏,大概到了8点左右吧,她给电话我说她到了我家楼下了,要我出去接她。然后她就盖了,我呆了一下:不是吧?真的想给我搞?接着又想起以前一个玩RO的朋友说过:姗这妞骚得很,谁都可以上。一开始我听了没怎么为意,以为他们在开玩笑,现在想起来可不觉得是个玩笑啊。
不管了,反正没事干,有妞送上门给哥爽,哥还不接受就会遭天谴的,于是去接她回家,那天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穿得像个女僕一样。
回到我房间,我去客厅边倒了杯水给她,边想着该怎么下手,我回到房间把水递给她,认真的留意了一下她今晚的衣着,然后又看着她喝水的样子,妈的,越看就越觉得她可爱,也没多想,反正是她自己送上门的,老子也不浪费时间了,直接上就是了,于是我一把抱起她,她惊讶的呀!了一声,纸杯掉地上了,管她那么多,我直接就去吻她的小嘴,刚碰到她的小嘴她就把头扭开,接着就说不要,我靠,不要个毛,自己送上门还给老子装B我不管她,抱着她坐下来,左手紧紧抱住她不让她动弹,右手就在抓她胸部,然后用鸡巴戳她PP一边用手抓她胸部,嘴也没闲着和她的小嘴玩起捉迷藏。经过一轮挣扎,她也有点松懈,给老子抓住机会,小嘴就给我强力的吻上了,小样。还不把牙齿打开是吧?
我右手稍微用力抓她胸部,她又惊叫了一声,顿时把小嘴打开,哥老实不客气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面左沖右突,然后把她的香舌吸进哥的嘴里慢慢品尝,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之后,姗也开始稍稍灰心了,挣扎也没那么激烈了,打铁趁热,哥一把将她扔到床上,接着一个泰山压顶,死死把她压在身下,开始脱她的衣服,那时候我就是一头禽兽,一头看到猎物而嚎叫的饿狼,那时候的哥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不知道什么叫温柔体贴,只知道要把哥原始的欲望完全发洩到她体内的野兽,哥当时红了眼,妈的,衣服这么脱不了,(不知道是不是女僕装的衣服比较难脱了)于是哥很粗鲁的要把她的衣服扯开,姗在我身下就知道叫不好,不要,当时虽然哥已经红了眼,但还是有一点点理智的,就对她说:不想我把衣服弄坏你就乖乖的自己脱下。
她听到后,红着脸啥也没说,我就这样看着她大概10秒,她小声的说:不要那个好吗?我没那么好气就问了一句:脱不脱?她没再说话,沉默了一阵子,缓缓的把衣服解开,我一把把衣服扔到地上,开始解她的胸罩,她急忙说:别那么粗鲁,疼,我来。接着她把手放到背后解开扣子,然后闭上眼,机不可失哥当时脑子里就只有这个4个字,一把拿开胸罩,对着她的乳头叫亲了下去,说实在的,哥那时候经验不多,就知道吸她的乳头,用力的吸,仿佛要吸出她的奶似的,她有点呻吟,有点痛苦的低喊着不要,哥心想妈的,除了不要你还会说点什么吗?
管她了,爽完再说,一边吸着她的右乳,一边捏着她的左乳,渐渐的,这小妮子开始发情了,从最初的想推开我,到搂着我,最后紧紧的抱着我,哥当时候觉得一切成为定局了,就开始进攻女人那对男人最具有吸引力的神秘地带,我右手慢慢往下移,终于到达了她那充满诱惑的地带,虽然是格着内裤,但是她那发骚的蜜穴透过薄薄的内裤把热量传到我的手指上,而且内裤有点湿了,她那蜜穴仿佛对我的手指说:来吧,把那最后的薄薄的防线摧毁吧,进入我的领域吧。
哥当然不会让她的蜜穴失望了,于是开始脱她的内裤,谁知道她好像突然觉醒似的,双手紧紧拉着内裤,用惊慌的眼神看着我,发出最后的哀求不要,只有这个不可以,不是说好了吗?事到如今,哥还哪有心思和你浪费时间啊,我就说:要不让我脱,要不让我扯烂它。
你自己选择吧。她还是不死心,就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能够满足你的我都给你了,只有这个。她说着说着,眼中有了点泪花,哥当时候就在想,如果来硬的,万一她秋后算帐,哥一辈子就完蛋了,于是我半哄半骗温柔的说:没事,我只是想看看,只是想看看而已。哥一辈子最讨厌说谎,所以我绝对不会说不干你之类的话,我只是说想看,没说不干,于是姗天真的看了我一下,然后慢慢的把内裤脱掉,我看着她的蜜穴,仿佛对我说:来吧,用你的肉棒狠狠的刺向我吧,那最后的微乎其微的防线也突破了,来给我最大的快乐吧。
于是在她完全把内裤脱掉的一刻,哥迅速的用大腿把她的双腿分开,用鸡巴压着她的蜜穴,然后继续吸她的乳头,哥不傻,知道现在还不是发起最后进攻的时刻,先让这小妮子放低戒心才行,果然,姗先是有点惊讶,但是看到我并没有进入她体内的行为又有一点放松了,大概过了几分钟,姗开始发出极具诱惑的呻吟,哥看时机来了,一把让早已经怒气沖冠的弟弟狠狠的刺向她那淫水嗒嗒的小蜜穴,爽姗原本闭上的眼睛,随着我的入侵,慌张的睁大,惊慌过后是绝望,她无力的捶着我,试图用最后的挣扎来击退那在她蜜穴里面奸淫掳掠的鸡巴,但是身体是很诚实的,虽然她想推开我,但是她的蜜穴却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根本就不想我出去,我笑着说:行了吧,还装,你没看到你的骚穴流着淫水吗?
你没听到我鸡巴在戳你的淫水声吗?你没感觉到你的骚穴在紧紧吸着我的鸡巴,仿佛要把我的鸡巴吞进去吗?姗没有作声,只是默默的忍受着这个外来的肉棒对自己蜜穴的蹂躏,默默忍受的这跟鸡巴在蜜穴里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不过姗的蜜穴确实很棒,虽然不是原装货,但是很少使用,起码,她从来没让过男人没有带套子就直接进入,她的阴唇还是嫩嫩的分红色,随着每次的进出,她的阴唇也吞吐着鸡巴,终于她忍不住,叫了起来,虽然很小声,但是我知道这妞发骚了,于是我开始加大了力度,每次鸡巴都是深深的顶到她的子宫口,又用力的拔出来把龟头刚好退到她阴唇口,不愧是学生妹,就是嫩,她那阴唇紧扣着我的龟头,好像害怕我要出去似的,可能姗窄小的阴道还没习惯我鸡巴的尺寸吧。
虽然已经淫水潺潺了,但是她还双手还是紧紧的推开我的腹部,不想我这么用力的抽插,哥那时候已经爽到骨子里头了,哪里管她的感受,继续大进大出,鸡巴狠狠的搜刮着她嫩窄的肉壁,每次我刺进去顶到她的子宫口,她都会深深的皱起眉头,每次我离开,她都会舒口气,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她也习惯了我的鸡巴,快感渐渐来了,呻吟也越来越重了,抱得我死死的,同时她的阴道也更加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哥叫了一声射了然后加快速度,她无力的喊着不要估计她也知道我绝对不放弃内射吧,何况她从来没有给男人真刀实弹的操过,更不要说她受到子宫保护着的卵子从来没有被男人的精液沖刷过,想到这些,哥有理由,不对,只有是一个男人都有理由不内射吗?
没有,绝对没有,100%没有,只要你是个男人,这一刻你脑海里只是会想着怎样玷污身下那还没经人事的卵子,最后,随着姗最后一声软弱无力的不要,哥把鸡巴深深的抵到她的子宫口,然后咻咻的发射了哥的精液,姗的子宫从来没感受到被精液的沖击,居然吸的我更加紧了,仿佛要把哥的精子尽数的吸到自己的花心里面,任由毫无防御的卵子接受精子的入侵,发洩完兽欲后,哥趴在姗的身体喘息着,当我把鸡巴抽出来的时候,精液居然没有留出来,这骚货确实淫蕩啊。
    事后,姗没说什么,接下来几个月,只要姗有空,哥就会把她带回家来进行受孕活动,大概持续了3-4个月吧,姗怀孕了,打掉之后哥就没有再理她了,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的很刺激,但是又觉得危险,幸好她没有告我强奸,但是仔细地想,是她自己来我家的,我又说了她来我就甘她,应该不算强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