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四十九章 最佳「女婿」(下)

时间:2017-12-07
说说笑笑间,BMW已经开到了如云家,几个女人进入了小楼儿儿,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原来如云在离开时就将室内的暖气定在了二十三摄氏度,比月龄车车的温度要高很多。
  四女一起来到如云的卧室,月玲往床上一扑,用力的颠着,「怎么样?这床够大吧?」「真的好大啊!」薛诺是第一次来,多少还有些拘束,只是规规矩矩的站着没动。如云看透了女孩儿的心思,从后面抱住她,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诺诺,别这么认生,这儿就是你家,知道吗?」
  「嗯……」薛诺只觉如云的气息香香的,喷在自己耳朵上,痒痒的,微微一缩头,「姐姐,我想用一下儿洗手间。」「就在那儿,去吧。」如云指了指一排衣柜和大床中间的那扇门……
  侯龙涛的左脸贴着何莉萍的左颊向回移动,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皮肤的热度,两个人的鼻尖儿顶在了一起,嘴唇也若有若无碰触着,口中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入了对方的嘴嘴,两双眼睛睛有四堆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这一刻,这张沙发上坐的只是一对儿普普通通的男人和女人。
  现在的何莉萍已经完全投入到了浪漫的气氛中,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切就顺其自然,该发生的,就让它发生吧。」侯龙涛一歪头,猛的吻住了女人的红唇,左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肩膀,右手在她的大腿上搓弄。
  「嗯……嗯……」何莉萍就像是突然被怨女上了身一样,脸上的表情痛苦之极,左臂用力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右手一鬆一紧的抓着他的头髮,用自己的香舌拚命的和男人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搅动。两人的头只有不停的扭动,才能在嘴唇的磨蹭中吸取氧气,大量的口水顺着女人的嘴角儿向两边流下。
  侯龙涛本以为弄好了,女人会半推半就,弄得不好,说不定还会拿伦理道德什么的教训自己,他都準备好了在必要时候使用一些暴力,没想到女人的回应竟会如此的热烈,他的鼻樑都被自己眼镜儿的鼻托儿挤得生疼,「这个女人的唇舌真是一流,又软又香,一会儿一定要让她给我口儿一管儿。」
  初步的胜利并没有沖昏侯龙涛的头脑,他很清楚,女人之所以会这样,很大部分是因为药物在起作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的理智就会回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让她尝到甜头,为她过盛的精力找到发洩的渠道,就算她清醒过来,只要自己坚持,就不怕她不就範。
  侯龙涛的右手虚虚的在女人的跨间摸了摸,内裤上已经有一小片湿湿的东西了,立刻把内裤的裆部向一边儿拉开,别进她的大腿叉中,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噗」的一声就插入了她的阴道道,那那果然已是春潮氾滥。现在就是要直取中宫,等征服了她之后再慢慢品玩儿也不迟。
  突如其来的插入刺激得何莉萍的身体一阵乱颤,吐出男人的舌头,脑袋猛仰,后脑顶在沙发的靠背上,以此和双脚为支点,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极力的将阴户向男人的手指顶去,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啊……啊……」
  既然这招收效如此,侯龙涛更要加强攻势。何莉萍的阴毛很稀疏,比薛诺的多不了多少,看来这是家族遗传,跟年龄无关。男人的大拇指很轻易的就在肉缝顶端找到了已经充血勃起的肉芽儿,阴道内的两根手指的指腹按住了滑溜溜却也韧性十足的子宫,快速的揉动。(说实话,我很难用语言表述子宫的手感,反正是要多爽有多爽。)
  何莉萍的叫声嘎然而止,她只是大张着嘴巴,下唇不住的颤动,雪白的喉咙间发出「呵……呵……」的声音,屁股随着男人抠挖的节奏挺动着。因为身体的大幅扭动,裙子已经退到了腰上,整个下体都暴露了出来,女人丰满的胸部本应该形成美丽的乳波,但由于有紧身洋装的束缚,只是露在衣外的乳肉在不停的抖动。
  侯龙涛一直在欣赏女人那种呈现痛苦实为快乐的表情,看着成熟美艳的女友之母被自己指奸到直翻白眼儿,真是太爽快了,不禁又加快了手指的活动速度。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那两团会动的嫩肉,马上低下头,隔着洋装,用双唇夹住一颗突起的奶头儿磨擦,鼻子子充满了乳肉的香气。
  「太……太舒服了……要高潮了……我被……我被龙涛搞到高潮了……女儿的男朋友……」这样的念头在何莉萍的脑中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天啊!我在干些什么!?他是女儿的男朋友。」突然的清醒让女人惊出一身冷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行为。
  可惜的是,这份清醒来得太迟了,何莉萍现在的身体就如同喷发前的火山,想收也收不住,想推开男人的身体,可双手却更紧的抓住他背后的衣服;想踢腿挣扎,可双腿却像是抽了筋儿一样的硬,根本抬不起来;想大声的斥责他,可一张嘴,除了淫蕩的「啊」声,就只能说出极不连贯的话语,「啊……不行……我……啊……不要……停……停啊……」
  侯龙涛可会错意了,「放心吧,我不会停的。」他抠得更起劲儿了,这个女人的阴道虽然没有她女儿的那么紧凑无比,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但也一点儿都不鬆垮,腔壁一样会自动的向中间收缩、蠕动,火热的淫汁更是源源不断的分泌而出,顺着屁股缝流到了沙发上,弄湿了一片。
  想反抗却不能付诸实施,何丽萍对自己的身子竟如此的不听话,只顾追求肉体的快乐而难过,又羞又恼、又急又气间,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流淌而出。男人却以为她是喜极而泣,钻头一样的双指更是一刻不停的旋转、挑动。
  「啊……要死了……」绝顶的高潮几乎让何丽萍发疯了,悬在空中的屁股如筛糠般的剧烈抖动,两个饱满的臀瓣一下儿一下儿的夹紧,像是要把体内的阴精全都挤出来一样,麻痺感从子宫逐渐扩散到全身,几乎使她昏迷过去。
  女人在性快感的巅峰足足停留了三十多秒,屁股才重重的落回沙发上,「啊……啊……呼……呼……」她就像一个刚刚被救起的落水之人,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虽然这一次的高潮并没有使她火烫的身体降温,但怎么说也是发洩了一些,短暂的清醒足以让的心灵被极度的懊悔、屈辱和愤怒所佔据。
  侯龙涛抽出了手指,伸到何莉萍的面前,慢慢的旋转着,看着闪闪发光的粘稠爱液缓缓的向下流,「萍姐,你看,多美啊。」说完就张嘴含住了自己的指头,把粘在上面的「琼浆」吮入了口中,紧接着就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萍姐,我会让你更舒爽的。」
  「你……你叫我……叫我什么?」何莉萍哭着问,身体情况已经容许自己大骂男人了,可却不知道该骂什么,平日在网吧吧听过无数恶毒的骂人话,但却不是自己这样的淑女能说出口的,要说用伦理道德来教训男人,自己明明也有责任,一时之间只能对他对自己的新称谓质疑。
  就算到了现在这种情形,女人也没觉得侯龙涛真的有多坏,只以为他和自己一样,也是被气氛所感染,一时冲动,做出了不顾后果的行为。可此时此刻,何莉萍根本无法思考,强烈的尿意使她的大腿都开始打颤了。(她的这个毛病在前文中有过描述。)哪儿还有时间等男人回答自己的问话,何莉萍一把推开他的身体,「一跃而起」,跌跌撞撞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侯龙涛先是一惊,等看清女人逃走的方向,心中不禁一喜,「跟女儿一样,一定要到床上做吗?美人儿,我这就来了。」想着就跟了过去。女人本来两腿就在发颤,加上十二厘米的高跟儿,刚冲到走廊那儿就一个不稳,摔倒在地,虽然并没伤到脚踝,但还是疼得「啊」的叫了一声。
  就这一下儿放鬆,何莉萍就险些尿了出来,赶忙拚命的夹紧双腿,又强行忍住了。「羞忿欲死」是对她现在心情最好的描述,要是真的失禁而出,那这辈子就没法儿再见人了。想要再站起来,却又不敢放鬆双腿,只能一点一点的向屋屋爬去。
  侯龙涛在她摔倒的时候就想上去把她扶起来,可看着她撅起的屁股,又停住了脚步。洋装的裙子边儿正好勒在臀部上,有三分之一的臀峰露在外面,随着女人的爬行而一扭一扭的,被拨开的白色内裤已经重新挡住了裆部,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上面的一片湿痕。
  「她不是在勾引我吧?我给她的是迷幻药,可不是春药啊。」侯龙涛歪着头,看着女人极度诱惑的样子,「不会的,一个十六年都守身如玉的女人,决不会有意勾引女婿的,那她为什么要这么缓慢的爬动呢?」又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发现何莉萍是一脸痛苦的表情,还有眼泪不断的流出。
  「她不会是真的受伤了吧!?」这下儿侯龙涛可心疼了,立刻追上去,单膝跪地,左臂探到女人的身下托住她的小腹,右手贴住她的大腿外侧,左手向上一抬,右臂一推。「啊!」何莉萍惊叫一声,感到自己在空中翻了个身,落下来时,男人的右臂正好卡住自己的腿弯,上身也被他用左臂揽进了怀怀。
  侯龙涛还是单腿跪在地上,温柔的舔舐着女人脸颊上的泪水,「伤到脚踝了吗?疼得很厉害吧?咱们有整晚的时间,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要是伤到了骨头就遭了。」何莉萍听得出他这番话说得很轻浮,但也蕴藏着对自己的情意,但她可没时间想这些,当务之急是去洗手间。
  「我……我要回卧室……我要回卧室……」何莉萍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双手推着男人的肩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侯龙涛微笑着抱起女人,走进了卧室,把她放到大床上,压住她的身体,「萍姐,你实在太美了,我会好好疼你的。」
  「放开我,放开我啊,我要去洗手间……」何莉萍边大叫,边用力的扭动着身子。侯龙涛能明显的感到女人的双腿在不住颤抖,他何等聪明,立刻就想到有的女人会在第一次的高潮后出现尿急的现象,不禁产生了一股戏虐的慾望,「去洗手间?去那儿干嘛?咱们当然是要在床上亲热了。」
  「不……不……我要去洗手间……」何莉萍又急出了眼泪,双拳捶打着男人坚实的胸膛。「真的要去?那你得先告诉我去干什么。」「我……我忍不住了……快让我去……」「忍不住什么?是要小便吗?」侯龙涛知道要让一个女人说出这话有多难,乾脆就替她说出来了。「是……是……求你了……快让我去吧……」
  「不用求,我当然会让你去了,难不成还要你尿裤子吗?」侯龙涛笑着抱起女人,进入浴室,却没有在马桶前停下,直接到了浴缸前,更没有将她放下的意思,而是用左肩顶住她的后背,两手分别托住她的两条大腿,往外一分,形成了给小孩儿把尿的姿势,「萍姐,让我看看美女撒尿的样子吧。」
  一些都发生的太快了,何莉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原先就知道这个「女婿」很强壮,只是没料到他的力气会大到,自己是一个成熟的丰满型女人,可他摆弄起自己来就像是在把玩儿一个洋娃娃。但这并不是让女人最吃惊的,她实在想不出一直是彬彬有礼的「女婿」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淫猥。
  「你……你在胡说什么?快……快放下我……你不能这样啊……」何莉萍挣扎着大叫,双手伸到后面,拍打着男人的后背,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侯龙涛才不理她呢,用右臂卡住她的腿弯,空出来的右手再次拨开女人内裤的裤裆,姆、中二指分开她火热的大阴唇,中指在她阴道口上方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更狭小的体腔开口儿。
  漂亮女人就是与别不同,就算是排泄器官,也不会让男人觉得不洁。侯龙涛一边舔着「丈母娘」的耳根,一边用指甲轻刮着她的尿道口,「别忍了,尿出来吧,不要憋坏了身子,放鬆一点儿,尿出来就会舒服了。」
  「哇……」何莉萍像婴儿一般的大哭了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膀胱再也承受不了了,一想到自己即将在女儿的男朋友面前放尿,还是被摆成这样的姿势,简直羞臊欲死,双手摀住了脸,更是忘情的哭泣,口水、眼泪齐流。
  侯龙涛的食指又转移了进攻的目标,开始在女人阴道的浅处一进一出,「你看,你的小穴还想咬我呢,我一插,它就要吸住我。你快尿吧,尿完了我好跟你痛痛快快的做爱啊。」不光是女人在忍,他也在忍,「小老弟」已经快把裤子顶破了。
  何莉萍哭得越来越厉害,嗓音都发哑了,突然她就如同高潮了一般,双手猛的向后揽住男人的脖子,胸脯挺起,小腹猛收,「啊……」的一声尖叫,一股金黄色的水剑从跨间狂喷而出,由于她忍耐得实在太久了,刚刚又喝了很多酒,射出的力量大的超出想像,本应形成抛物线的尿液竟是以直线的方式直喷过两米长的浴缸,打在在上,向四下溅开。
  侯龙涛从女人尿水的颜色就可以看出她的心火很盛,「呵呵」一乐,亲着她的脸颊,「萍姐,舒服了吧?」二十秒过去了,从何莉萍体内射出的水势才见缓,她现在已是嚎啕大哭了,除了羞辱的感觉外,最让她害怕的是自己竟然产生了莫名的快感,自己实在是太淫乱了。女人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原来她一口气没接上来,昏了过去……
  薛诺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如云正背对着自己换黑色的睡裙,刚刚放到腰部,她穿的是一条茶色的T-BACK内裤,怎么好像在她雪白的左臀峰上有两个字啊,刚想再看仔细一点儿,如云已经把睡裙完全放下了,女孩儿用力的眨了眨眼,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月玲和茹嫣也都已经换好了睡裙,正在不知嘻嘻哈哈的说些什么。月玲看见了薛诺,「诺诺,你不热啊?换上睡裙吧。」「我没带睡衣来啊。」「没关係,」如云从壁柜壁拿出一个口袋,,面是一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裙,「前天龙涛跟我说你要来住,我怕你在这儿会热,就去买了一件,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薛诺的微笑就像一朵鲜花一样可爱,有一个把什么都为自己準备好了的大姐姐真是不错,「谢谢姐姐。」女孩儿接过睡衣,转身又要进浴室。「诺诺,你去哪儿啊?」如云叫住了她。「我去换衣服啊。」
  「哈哈哈,」月玲从床上蹦了下来,抱住女孩儿的腰,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傻妹妹,大家都是女人,就在这儿换怎么了?」「嗯……」薛诺站了起来,红着脸脱掉了上衣。「哇!诺诺,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胸部就这么丰满了。」月玲夸张的叫了起来。
  「唉呀,月玲姐姐……」女孩儿害羞的将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撅起小嘴儿。如云走过来,稍稍弯腰,在薛诺的脸上轻轻一吻,「去去面换吧,月玲就是逗你的。」薛诺就像得到大赦一般,也飞快的亲了如云的脸颊一下儿,又向月玲吐了吐舌头,跑进了浴室,身后传来了三个大姐姐开心的笑声。
  薛诺从浴室出来时,双臂还是挡着胸口,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怎么了?」茹嫣递过来一听儿橙汁。女孩儿接了饮料,却始终用左臂遮着自己的乳房,「这……这睡衣是……是透明的。」「是吗?」茹嫣拉开了她的手臂,果然看到女孩儿的胸口只是一片薄纱,圆翘的乳房一览无余。
  本来薛诺是想带着胸罩的,可对着镜子一看,样子实在是太怪了,只好又摘了,才会弄到现在这么尴尬,「如云姐姐,你怎么给我买这种衣服啊?」「有什么关係?你看我们的不都是这样。」如云正在帮月玲选影碟,朝女孩儿招了招手,「诺诺,你也来瞧瞧,想看什么片子。」
  薛诺这才注意到,原来四个女人的睡裙的样式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罢了,忽然觉得这才像姐妹,一下儿就不再害羞了,笑嘻嘻的走到月玲身边,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如云的胸口一眼,心中不禁生出感慨,「如云姐姐的乳房真的好大啊,好像比妈妈的还大呢。」
  「F4的演唱会!」薛诺一眼就看见了扔在一边儿的一盘DVD,「先让我看看这个好不好?」「你也喜欢F4?」月玲像是突然发现了知己一样,高兴的站起来,拉住女孩儿的手。「当然了,有谁不喜欢啊?」「有谁不喜欢?她们俩就不喜欢,平时都不陪我看。」月玲朝如云和茹嫣努了努嘴。「那……如云姐姐,我能看吗?」
  「呵呵,你要看就看吧,我也不是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就是唱歌的呗,我只不过已经过了你们那个追星的年龄了。」如云笑着把影碟放进了DVD机机。(我本人是一百个看不上F4,倒不是因为他们长的都特怪,还被人说成帅,主要是那部特红的《流星花园》,我去年回北京时,我妈还特意帮我从她的小秘书那儿借了一套盘给我看,结果只看了第一集的前十分钟就差点儿没把我心死,要是有F4迷,可别骂我。)
  「啊!」「呀!」「帅死了!」「好绘啊!」月玲和薛诺两个人手拉着手,跟着电视视的女歌迷一起尖叫,还又蹦又跳的,「月玲姐姐,你说他们哪儿个最帅啊?」「还用问嘛,当然是周渝民了,言承旭也不错。」「啊,跟我想的一样。」两人都抱到一起了。
  坐在床头的茹嫣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帅什么啊,一看就是奶油小生,一点没有男人味儿,头髮还那么长,不男不女的。」「你说什么?」月玲和薛诺立刻转头对她怒目而视。「怎么了?不是吗?诺诺,你说,是你的涛哥帅啊,还是这个什么F4帅啊?」
  「这……这不一样的嘛,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虚幻的,怎么能比呢?」薛诺还真有点儿为难,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月玲才不管那么多呢,「诺诺,她说咱们的偶像,不能饶了她,」一挥小拳头,「跟我打她。」说着就蹦上床,抄起一个枕头,砸在茹嫣的头上。
  茹嫣也不示弱,马上也抓起一个枕头,和月玲对打起来。薛诺一看,也是玩儿心大起,先用一个枕头在自己头上敲了敲,软软的,一点儿也不疼,这才加入战团。局势立刻就不同了,月玲在薛诺帮助下,很快就把茹嫣脸朝下压在了床上,坐到她腰上,按住她的双手,「诺诺,打她,快打她的屁股。」
  薛诺抡起枕头拍在茹嫣的屁股上,「茹嫣姐姐,你快收回你刚才的话。」看着茹嫣的短睡裙的裙摆一下儿一下儿的飞起,女孩儿有点儿奇怪了,「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好像老是在人的屁股上看见字呢?」
  茹嫣冲着在一旁微笑着观战的如云求救了,「云姐,快来救我嘛,她们欺负我啊,好云姐。」如云本来不想参加小妹妹们的争斗的,结果被茹嫣这么娇滴滴的一求,也被气氛感染了,叫了一声「Pillow Fight」,就也上了床。
  一时之间,粉拳玉腿、美乳丰臀、云鬓柔丝搅成一团,整间屋屋都是女人怠铃般的笑声和娇叫声。要是这种香艳无比的情景被侯龙涛看到,他不因为鼻血狂喷而死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