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晨月献计

时间:2017-12-07
「胜利啦!」
  天龙军团的大营中一片欢腾,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平乱战争,但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整个战争局势就完全改变了,现在残余的叛军退缩到高阳州的一角,在庆计和左岛近两路大军的压制下,根本无法动弹。距离彻底失败只有一步之遥了。
  按照和夏赫事先的约定,叶天龙向退守谷城的夏风和夏云派出了劝降的使者,带着夏赫的亲笔信,争取能够说服他们放下武器,放弃负隅顽抗的念头,重新回到法斯特的军队中来,叶天龙以全权代表的身份,向他们保证将既往不咎。
  同时,叶天龙也在着手整编响应夏赫的号召投向天龙军团的军队,以计无咎为首的参谋们忙得不可开交,随着兵力的扩充,人员的增加,相应的人事安排,骤然增加的粮草衣物等后勤需求,都需要他们进行妥善处理。
  两天之后,派出的使者回来了,但却是被割去双耳,狼狈不堪地回到叶天龙的面前。
  「他叶天龙算什么东西,想要叫我投降,那是白日做梦。」
  站在叶天龙的大帐中,头上包着厚厚纱布的使者向叶天龙原原本本地描述着敌人的回答。
  「有本事就来谷城和我再较量一下,看我把他杀个片甲不留。」
  看到使者这样的情况,又听到对方这样的回答,叶天龙早已怒火中烧,而大帐中的诸位将领也是怒气冲天。
  两国交战,也不斩来使,夏风他们这样做,不只是侮辱了使者,更是侮辱了叶天龙和他们的天龙军团。
  就在叶天龙正要下令发动最后的攻击时,天龙密谍的情报送到了他的案头。一看到这一份详细的报告,叶天龙不禁大吃一惊。
  谷城的情势在两天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法斯特的二太子文冶达突然间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宣布全部接管了军队的事务,也就是说,现在在谷城,真正的主事人是文冶达和他的亲信人马,而不再是夏风和夏云两兄弟了。
  更为惊人的消息却是来自帝都艾司尼亚,左宰吉里曼斯趁三太子尤那亚不备之际,说动了北督贾拉德,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叛乱,双方人马在艾司尼亚经过一夜的激战,吉里曼斯的势力完全控制了帝都艾司尼亚。
  尤那亚和海鹰扬都是身负重伤,在手下的将士拚命掩护下才逃出了帝都艾司尼亚,而艾司尼亚城中属于尤那亚一派的大臣在随后的大屠杀中被连根拔除,甚至那些被怀疑和尤那亚有联繫的人士也全部被满门抄斩。根据初步的估计,被杀的人有一万多名。
  一想到还留在帝都艾司尼亚的于凤舞和柳琴儿等人,以及东督府的将领,叶天龙的脑袋不禁嗡的一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他心急火燎地翻着报告,想找到有关这方面的文字。
  「东督府参军石义信等人被软禁,但在吉里曼斯发动叛乱的前一刻,于凤舞等诸位夫人突然离开了东督府,原因以及下落不明,有待于进一步查明具报。」
  看到这一段文字,叶天龙暗暗鬆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是于凤舞她们落到吉里曼斯的手中,那样的话,对他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现在他最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本来已经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也重新回到了肚子里,叶天龙的脑筋也开始清楚起来。虽然石义信他们被软禁起来了,但至少说明了他们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想来是于凤舞她们发觉到情势不妙,或者说是听到什么风声,所以才会抢先离开了东督府。
  再说,凭着于凤舞,柳琴儿和龙灵儿她们的实力,除非是吉里曼斯倾巢出动,全力来对付,才可能留得住她们,而现在吉里曼斯的绝大多数力量都用在对付尤那亚的身上,自然不可能对于凤舞她们造成多大的危害。
  这时候,得到消息赶来的晨月也来得叶天龙的身边,她翻了一下这份报告,柔声对叶天龙说道︰「天龙你放心,大姐她们会没事的。吉里曼斯现在算是和尤那亚彻底翻脸了,他没有在艾司尼亚一口气解决尤那亚和海鹰扬,光是应付尤那亚的回击,就够他受的了,他怎么敢再树立我们这样一个敌人呢?」
  叶天龙点点头,晨月的分析让他更为放心不少。他下令将计无咎和维尼传来,同时命人将夏赫也请来。
  三人先后到了,叶天龙将这一份报告递了过去,夏赫的脸色微微一动,便伸手接了过去。起先他的神色还颇为平淡,但当视线落到下面的文字时,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军顿时脸色大变。
  夏赫的神情变化引起了计无咎和维尼两人极大的注意,等夏赫一看完,计无咎便快速地看了一遍,接着无声地传给了维尼,两人看完之后,脸上的神色均是显得十分难看。
  「帝国的大变啊……这真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夏赫的嘴唇颤抖了一阵,用力吐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喃喃地说道。
  叶天龙的视线从夏赫的身上转到了自己的两个参谋身上。计无咎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一时冲击而变得有些混乱的思绪,缓缓地说道︰「吉里曼斯和尤那亚之间的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了,我们也要做出及时的反应。」
  「第一种选择是,我们按兵不动,静观他们双方的胜负,不过这样的结果一定是三殿下尤那亚击败吉里曼斯的。」站在一边的维尼也开口接着计无咎的话说道︰「第二种选择是,我们以平乱的名义出兵进攻吉里曼斯,助三殿下尤那亚一臂之力。这样一来,就可以很快消灭吉里曼斯。」
  「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出兵帮助吉里曼斯,当然我们会说是帮助六殿下伊春打倒叛乱的三殿下尤那亚。不过,这一种选择的结果难以预计。」计无咎捻着细细的山羊需,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叶天龙默然不语,因为不管是哪一种选择,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尤那亚的得势将意味着他以后的道路会变得十分艰难。
  老实说,出手帮助仇家是叶天龙绝不要干的事情,看见两个仇家在那边自相残杀,他会感到非常高兴的,所以,他最理想的选择自然是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让两个仇家尽量去拚个你死我活。
  可是,正如维尼和计无咎所说的那样,吉里曼斯在军事上的实力明显不如尤那亚,战争的结果一目了然,这就非常不妙了。
  一旦让尤那亚击败吉里曼斯,登上法斯特的皇位,他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自己,叶天龙对于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应该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出兵艾司尼亚进攻阴谋叛乱的吉里曼斯。」
  夏赫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望着叶天龙说道。
  「给我一支人马,我一定在两天之内将谷城的叛军消灭。」
  叶天龙的身躯微微一震,盯着夏赫看了半天,突然用力一点头。
  「好,就请夏赫大人带着金文远和郑峰的两部人马前往谷城,我们在这里着手进行出兵的準备工作,同时收阶u q尼亚那边更加详尽的情报,等到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们就马上出兵。」
  四个人随后便开始商议了出兵的一些事情,决定下来最慢也要在七天之内解决这边叛乱的事情,然后再向帝都出兵。
  等到夏赫离开去準备出发的事情后,叶天龙又和计无咎、维尼两人讨论了一会儿有关青州、登州和高阳州的军政要务以及人事上面的一些安排。
  终于,等到大帐中只剩下叶天龙一个人的时候,晨月无声地从他的身后内堂走了出来,柳腰款摆,慢慢行到叶天龙的跟前,站定之后,静静地望着他。
  「奶有什么事情想对我来说吗?」
  沉默了一会儿,见到晨月依然没有开口,叶天龙忍不住说道。
  晨月的明眸中闪动着五彩的流光,好似天边变幻莫测的云彩,但叶天龙却从其中看到一丝令他感到心跳的神光。
  「其实,我们还有一种选择,一种真正的选择。」
  晨月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低沉缓和,一个字一个字说得非常清楚有力。叶天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的视线紧紧吸住了晨月的明眸,等待着她的下文。
  「我们谁也不要帮,因为我们绝不要做损己利人的事情,我们应该要洛u灾v而战斗。」
  晨月的美眸中闪过了一丝慑人心神的冷电,好似黑夜中的闪光,一下子击中了叶天龙的心脏。
  「奶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让他想不到,也无法理解的话,叶天龙有些惊讶地望着眼前的美女,晨月那清丽秀美的明眸中突然焕发出一阵智慧的光芒,明亮得让人难以置信。
  「天龙你可以自己拥立一位新的皇帝,只要你佔据了帝都艾司尼亚,就可以乘机把一位新的殿下推上法斯特的皇位,而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全部无法翻身。」
  叶天龙目瞪口呆地望着晨月,看着从她那张秀美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中,一个字一个字地跳出来,他有如被雷击中一般,又像是大鼓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
  「新的皇帝?……佔领艾司尼亚?……」
  叶天龙喃喃地说着,机械地重複着晨月的话。他的心脏在急速的跳动。
  「不错,我们为什么要受制于人呢?」
  晨月的明眸闪闪发亮,好似黑夜中最为璀璨的明珠钻石,她加强了语气。
  「与其让别人来做法斯特的皇帝,为什么我们不採取主动,来选择对我们最洛ubr/>利的皇帝呢?」
  「我……我能行吗?……」
  叶天龙傻傻地望着眼前的美女,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从自己的手中产生一位法斯特的皇帝,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在这个时候,他真希望身边有于凤舞在,那样的话,就可以听听她的看法。
  「你当然可以做到的。」
  晨月温柔地望着叶天龙,她伸出一双欺霜赛雪的柔荑轻轻抱住他的双颊,鼓励的眼神一直进入到他的内心深处。
  「现在你的手中不但有众多的精兵强将,而且又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进可攻,退可守。更为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晨月她顿了一下,将樱桃小嘴凑到叶天龙的耳边低声说道︰「你的手中还有一颗法斯特帝国的传国玉玺,这才是你最大的优势。」
  叶天龙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纷乱的思绪,骇然道︰「奶的意思是假造一份传位诏书,这可是……」
  叶天龙的话还没有说完,晨月早已轻轻发出了一阵娇笑,笑得叶天龙一时摸不着头脑,呆呆地望着她。笑罢,晨月用她那娇美的声音说道︰「我的夫君啊,你的胆子真的这么小吗?」
  看到叶天龙张口欲说,晨月的小手一伸,拦在他的嘴巴上,然后浅浅一笑,道︰「只要这一颗玉玺是真的,谁敢怀疑这一份诏书呢?我想夫君大人也不想让尤那亚或者是吉里曼斯所扶持的六殿下伊春登上法斯特的皇位吧?难道你忘记了青峰山上的誓言了吗?」
  叶天龙缓缓摇头,一时之间,他的心还真无法转变过来,虽然他的胆子一向都非常大,但这种事情却还是超过了他所能够想像的程度。
  但不可否认的是,晨月的这一番话在叶天龙的心中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同时也为他开启了一片全新的天地,让他接触到了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地方,这地方是多么的鲜美诱人,但又具有常人难以想像的凶险和艰难困苦。
  晨月也知道这是一片禁忌的天空,叶天龙此刻的心中一定是在进行激烈的交锋。但她要在他的心中加强胜利的筹码。
  「包括大姐在内,我们所有人的幸福,都是繫在夫君你的身上,请夫君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们啊!」
  在叶天龙的耳边留下这样一段柔弱的声音,晨月的娇躯刚想站起来,却被叶天龙一把拉进自己的怀中。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奶们的。只是这一件事情事关重大,我要好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叶天龙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晨月的背心,一边在她的耳边沉吟着说道。晨月满足地抱着叶天龙的腰,螓首偎依在他的脸颊上,柔声说道︰「我知道,最好这一件事情和大姐商议一下,听听她有什么好的想法。」
  「可惜凤舞她现在不在我们身边。」叶天龙拍拍晨月的背心,对她的说法表示赞同。然后有些担心地说道︰「不知道她们几个现在在什么地方?」
  「大姐她们一定会没有事的。」晨月欣然一笑,道︰「也许她们就在往这边赶的路上呢?」
  「奶说得对。」叶天龙用力一拍晨月的香臀,晨月不禁雪雪娇呼了一声︰「好疼啊!」
  「我现在就多派人手,在各条路上等候。」叶天龙笑了一下︰「接到凤舞她们的话,奶就是头功一件。」
  「海鹰扬的部队打过来啦!」
  从昨天晚上开始,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就在传播着这样的消息。从城中军队的进进出出,士兵脸上紧张不安的神情上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看来,这一次的战斗将会非常艰苦。艾司尼亚的市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在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再像前些天那样遭受灾难。
  艾司尼亚一些有钱的人士準备带着家眷和财物离开艾司尼亚,却不想在城门口被士兵拦住了去路,由吉里曼斯签发的命令一早就传遍了艾司尼亚,全城进入戒严状态,禁止任何人进出。
  从下午开始,军队的调动就变得更加频繁,大批的城卫军被派出城外布防,圣殿骑士团的人开始在城中巡逻,维持秩序。
  不少艾司尼亚的男性市民也被军队临时徵用,在外面和工兵一起构筑防御工事,修筑战壕深沟地垒。
  「相父,我们能够守得住艾司尼亚吗?」
  无忧宫中,一脸忧容的六殿下伊春已经是第三次问吉里曼斯了。得到了艾司尼亚的控制权,但却让尤那亚和海鹰扬逃出了生天,伊春的心中一直就不得安宁,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三哥尤那亚所具有的惊人实力,仅仅依靠艾司尼亚城中的这些军队,是很难抵抗的。
  何况,这些军队中有多少是真正为他效力的,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也不知道。」吉里曼斯有些粗暴地回答道。他停下了来回的踱步,转身向外面大声问道︰「杰夫特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海鹰扬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河津口。」
  手下的报告让吉里曼斯的眉头一皱,没有想到尤那亚反击的速度如此之快,原本以为尤那亚和海鹰扬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在短时间里不会向艾司尼亚发动进攻的。不料海鹰扬居然是不管伤势如何,坐在战车上指挥调动他的部队,不给吉里曼斯丝毫準备的时间。
  「如果再给我七天的时间,七天的时间,我就可以将艾司尼亚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了。」
  吉里曼斯越想越恨,越想越火,他转身对站在一边轻摇羽扇的应先生说道︰「该死的北方军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只要他们出兵牵制一下尤那亚和海鹰扬,就可以给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了。」
  「相爷,可能是事情太过突然,赵将军他们还没有完全準备好。」应先生有些迟疑地回道︰「据我所知,赵将军一向是不打没有把握的战。」
  「难道说是我的错?」吉里曼斯有些不悦地说道︰「我的发动太仓促了吗?」
  「不,不。」应先生急忙回答道︰「相爷您这是以雷霆的手段,先发制人。」顿了一下,他又沉吟道︰「我的意思是在联繫的管道上可能出了一点问题,应该在这几天内就会有好消息的。」
  吉里曼斯瞪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他心中暗道︰「几天,还不知道我们能够坚持几天呢?」
  他知道这一次贾拉德的大屠杀已经让艾司尼亚的许多人为之心寒胆落,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支持心了。而四大城卫军又没有经过真正的整编,真正可以相信也只有杰夫特的城卫军和贾拉德的部队。
  「一定要在河津口挡住海鹰扬的部队。」吉里曼斯暗暗对自己说道。如果让海鹰扬的部队逼近艾司尼亚,城中原本属于东督和南督的城卫军一定会动摇的。
  「河津口,杰夫特和贾拉德,你们一定要守住啊!」望着河津口的方向,吉里曼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但吉里曼斯很快就失望了,仅仅是半天的时间,从河津口溃败下来的军队就带给他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海鹰扬的部队成功抢佔河津口,杰夫特和贾拉德两位大人带着被击败的部队往后退了十里,準备整军再战。
  「两个笨蛋。」问清楚了整个战况,吉里曼斯在心中不禁大骂。
  原来海鹰扬的部队起先发动了数次进攻,均被固守营垒的守军打退。于是他们便开始向杰夫特和贾拉德的军队谩骂挑战,企图引诱他们出战。
  反覆数次之后,见到杰夫特和贾拉德都不为所动,他们也累得疲惫不堪,就在阵地前面不远处的山坡上席地而坐,解甲松鞍,十分自然地休息起来。
  这一下,把贾拉德气坏了,在经过仔细观察,没有发现敌人的伏兵之后,贾拉德便命令全军出动,攻击正在休息的敌人。虽然杰夫特再三劝说,贾拉德还是一意孤行,杀了出去。
  看到贾拉德带着军队杀过来,海鹰扬的部队猝不及防,立时四下逃窜。贾拉德一口的闷气,这个时候得到尽情地释放,他便带兵一路追杀下去。杰夫特恐怕贾拉德再追杀下去,有什么闪失,便也带着部队在后面追赶。
  这一下,便中了海鹰扬的计谋。原来他早已派了一支部队从下游登陆,远远地潜伏下来,这时一看杰夫特和贾拉德先后都离开了营地,便立刻冲了出来,一下子便将他们的营地佔领了。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等候多时的海鹰扬大军便大举出动,迎头痛击贾拉德的部队。在追击中队形变得散乱的贾拉德军队根本无法在猛烈攻击下站住脚,他们的后退牵动了杰夫特的部队,使得杰夫特也无法稳住阵脚。
  就这样,前面有海鹰扬的大军冲杀过来,又失去了用来坚守的营垒,杰夫特和贾拉德自然是大败而回。
  第二天上午,重整旗鼓的杰夫特和贾拉德在艾司尼亚的城下,再次和海鹰扬的部队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当海鹰扬的大旗出现在战场的时候,杰夫特和贾拉德均暗暗吃了一惊,从武安前线抽调的十万鹰扬军团将士则是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看来传闻中身负重伤、卧床不起的主帅并没有什么大碍,这给了他们更大的信心和士气。
  海鹰扬充分利用了兵力上的优势,将五万名城卫军打得溃不成军。杰夫特和贾拉德狼狈不堪地逃回了艾司尼亚,关上城门后,他们準备依靠坚固的城池来抵抗敌人的进攻。
  「不要慌,城中有着充足的粮草和武器,又有超过十万的军队和严密的防御设施,他们不可能攻破城池的。」
  在海鹰扬部队震天的攻城声中,吉里曼斯是这样对六殿下伊春说的,但他自己的心中却是也没有多少把握。
  贾拉德的一次大屠杀已经让他们彻底失去了城中民众的支持,而城卫军系统又和尤那亚一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所有这些,都是他心头的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