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朋友女友的闷骚

时间:2018-01-13
我叫阿杰,跟阿杉是十多年的朋友与同学,而他有一个交往了多年的女友香琳,是在我们俩当兵时认识并开始交往的,当我知道时,他们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
  也因为阿杉常常跟香琳提起我这个相交多年的同学与好友,于是当香琳初次见到我时,便刻意地亲近讨好我,而我对香琳的那也一直不错,刚看到时就有想上她的冲动了,只是毕竟是朋友的女友,直到发生了某件事,才让我如愿地上了这个没干过不知她真的那么骚的香琳。
  为何说亲近讨好我呢?因为那时的香琳对阿杉的了解绝对不会比我多,所以总是喜欢趁阿杉不在时问东问西的,比如阿杉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友啦、以前在学校时怎样之类的事……
  介绍一下阿杉的女友香琳,长得蛮漂亮的,身高不是很高,约160公分,三围是33C、25、34;小穴上的毛有些少,但是小穴是嫩又紧,还会一张一合的吸着进入到小穴里的东西,且淫水多又敏感……别问我为啥会知道,都又干又抠的那么多次了,还能不熟吗?您说是吧?客倌。
  接下来让我们来说说为啥香琳会被我这个与阿杉多年朋友给上了甚至是淩辱吧!事情是发生在我们退伍之后,香琳也从她家搬出来跟阿杉同住后的某一天去KTV唱歌后……
  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大伙在几天前就已约好了要去帮我庆生。说起我这人啊,长相还算不错,但对女孩子体贴又温柔,所以很有女孩子的缘,所以免不了的当然有很多妹妹来帮我庆生啰!
  但是就这样的不巧,阿杉的前女友小慧也来帮我庆生,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同学的缘故,所以都认识了十几年,于是就聊了开来,而阿杉更是回想起以前的点滴,忽略了现任女友香琳。
  小慧:「阿杉,好久不见啊!近来过得如何啊?」
  阿杉:「还不错啊!退伍不久,找了份工作正在做。」
  阿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你男友呢?」
  小慧:「酸溜溜的,你很在意吗?呵……好啦,不逗你啦!已经分了。他背着我找别的女人,被我抓到,所以分啰……也许是报应吧!就像当初的我。」
  看到旧情人多喝了几杯、已经有点醉的阿杉说着:「算了,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就别再提了……其实这些年来,你还是在我心中佔了很大的地位……你知吗?」
  小慧听了后感叹说了声:「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的话……但你的身边已经有了陪伴你的人了。」
  在旁的我看到他们两人说完后,两人对望着都陷入了沈思中……我也替他们感到可惜,曾经以为他们两人真的可以一起步入礼堂的,谁知出现了一个横刀夺爱的公子哥,仗着有钱加上花言巧语,硬是骗得阿杉的前女友小慧晕头转向的离开了阿杉,才有现在的情形出现。唉……
  突然间,我看见了这时坐在阿杉旁的香琳,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看见了愤怒、不甘、与哀伤……才发现,阿杉不该在女友在的时说那些话的。
  也许是阿杉有些醉了,所以慧忘了他的女友香琳还在旁边啊!这下惨了,等等恐怕又要当和事佬了。唉……
  我努力地向阿杉眨眼,不知是没看到还是已经醉了,总之阿杉只顾着跟小慧说话。却忘了正牌女友香琳正在旁边的事。唉……兄弟,我帮不了你啰,自求多福吧!
  我只好跟香琳东聊西扯的聊了起来,试着让她忘了刚刚所听到的那些事,但是香琳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陪她喝酒,这可难为了我啊!
  我知道香琳是不太会喝酒的女孩子,也知道她这样喝很快就会醉倒的……这时,阿杉终于发现了香琳怎么一直喝酒?赶紧叫她不要喝了,还看着我示意我劝劝她,这时的我也只能摇头苦笑。
  终于,喝了过多酒的香琳醉倒了,这时小慧也说时间晚了,她该回去了,而我们也差不多快要散场了。
  阿杉:「小慧,我送你回去好吗?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小慧:「这样好吗?你女友不是在那?我想我还是自己坐车回去好了。」
  阿杉:「不行,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好了。阿杰,香琳已经醉了,你看是不是能……」
  我:「行了,行了……我知啦!你就把小慧安全的送回家吧!」
  阿杉:「谢了……这样可以吧?小慧。」
  小慧眼中带着複杂的深意看了阿杉一眼,说:「好吧,那就麻烦你了。」说完后两人起身準备要离开之时,我拉住了阿杉小声说道:「你小子可要早点回来啊!香琳摆明不太高兴了,别害我到时又不知怎么对她说。」
  阿杉:「去去去∼∼放心吧!我能去多久?她家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好啦,好啦。你也喝了不少,路上小心点。」就这样,阿杉跟小慧还有其他的朋友都一一的走光了,就只剩下我跟香琳。我试着叫了叫她,但真的醉到不醒人事,只好先让香琳在包厢内休息。
  想想还是再去加点时间让她休息一下好了,这时,服务人员以为我们都走光了,要进去整理收拾环境,而我也没发现有人进了包厢,就这样去了柜檯準备延长时间。
  别问我为啥不用服务铃或对讲机,就是这样刚好,前一个客人搞坏了,只好亲自跑一趟了;但我也很感谢前一个客人搞坏了它,所以才有机会看到香琳淫蕩的一面啊!
  我们所在的KTV是X柜,在15楼,我下去直到延长完时间后再到我回到包厢花了我快三十分锺——不晓得是哪个该死的一直佔住电梯不让它下来,害我等了半天。
  上去后回到包厢前却发现,怎么门没关好?我记得我下去前有关上啊,难道我没关好吗?真是怪了!
  忽然间,我听到了包厢里面传来「嗯……嗯……啊啊……嗯……」的微弱声音。这时我心里面觉得很奇怪,里面不是只有香琳在吗?怎会有淫叫声呢?莫非香琳在自慰?这也太大胆了点吧!于是我轻轻的将那未关的门推开了更大些点门缝,看到了让我差点喷鼻血的一幕:
香琳的短裙已经被脱掉丢在一旁,而上半身呢,只剩一件胸罩,胸罩已被推到上面去,两个乳房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两个乳头被一只一张嘴又吸又舔的。
  而内裤更是已被脱到挂在脚边了,我更发现,那毛不多的小穴正插着两根手指在抽动,小穴上的阴蒂有一只姆指正在揉又搓,且一直在那进进出出的抽插不停。这时我发现那两根手指上,在每次抽出时,总带出大量经过灯光反映的淫水流出。
  而香琳的口中已经开始发出「嗯……啊……啊……嗯……嗯……」的呻吟声音,并越来越大声……突然间听到了「啊」的一声,香琳竟然高潮了!喷了一堆阴精出来后,无力地在喘息着;下面的小穴及菊花湿得一塌糊涂,小穴还一直不停流出证明她爽极了的淫水……
  这时趴在香琳身上的男人出声了:「哇靠!以前每次都听一些做得比较久的服务员说有时有免费的漂亮妹妹可以爽,没想到今天真的给我遇到了,而且还那么骚,随便挖她小穴几下就流得一地的水。而且小穴还一夹一吸的吸着我的手,真像上面的嘴巴。爽死了,真是个骚货啊!不晓得等等鸡巴干进去时,一吸一夹的感觉,那会怎样的爽?虽然等一下清理麻烦了一点,但是值得。嘿嘿……」
  听到这的我,终于知道包厢内的这名陌生男子是哪来的了,原来是个服务人员。他準备整理客人离去的包厢,进来后却发现包厢内还有一个女客人躺在椅子上,呼喊几次后发现是个喝醉的妹妹。
  看着姿色不错的醉美人,心中的淫念便浮起来,加上听过那么多服务员说曾遇这种好康的……好不容易自己遇到了,怎会如此容易地放过呢?
  就在这时,那个服务员还在努力地挑逗着香琳,刚刚高潮过后的香琳,在服员努力地舔着她那嫩得像小女孩似的小穴穴及阴蒂时,强烈的快感又再开始袭来……我只听见香琳在那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一直在叫着什么听不太清楚,只听得到:「嗯……嗯……啊啊……啊……嗯……嗯……好舒服……」
  那个男服务员还一边舔,一边把香琳的小穴吸得「啧啧」有声,还一边说:「果然是够骚,才刚洩过又湿成这样!」还说:「我不叫阿杉啦,你别叫错。正準备干你的我叫阿贤,想被插的话叫声『贤哥哥』、『亲哥哥』还是『亲老公』
来听听,别一直叫什么杉啊杉的,我保证用鸡巴让你欠干的小穴爽上天啦!」说完还顺便把他那早硬了半天又黑又粗的鸡巴拿了出来,塞进了香琳的口中。
  我看着塞入了香琳口中一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听着香琳口中发出「鸣鸣」声而呻吟不出来的香琳,心里面在想着:『也没多大啊!我的小弟还比他大多了。嘿嘿……』
在我正得意之时,突然想到,那个服务员刚刚说什么「我不是阿杉,我叫阿贤」是啥意思?难道是我刚刚听不清楚香琳在叫什么的呻吟声,她是在叫阿杉?
  坏了!原来是香琳还在醉酒中,根本不在发骚,想被人干,敢情是她把现在趴在她身上的服务员当成了阿杉正準备要跟她做爱。
  她虽然气归气,但心里还是有阿杉的存在啊!作为她老公朋的我,怎能这样看着她被人给上了?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男人。就算要上,也是我来啊!这样我怎么对的起阿杉,怎么对得起十几年的朋友,又怎么对得起香琳对我的信任呢?
只是当我这样想时,我所不知的是,阿杉这时也正跟小慧在附近MOTEL的床上进行激烈的抽插运动中,正用那根插过香琳的鸡巴,插入别的女人小慧的小穴中。他也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友香琳正在思念着他,也正面临着属于他才能插的小穴穴正要插入一根比他还大的肉棒,造成往后的香琳成了一个只爱大鸡巴干她小穴的淫女。
正当我準备开门冲入阻止那个服务员的时候,却听见长长的一声「啊……」慢慢地越来越小声……而鸡巴已顶入湿答答小穴的男人,则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后说:「噢……从没干过这么爽的小穴,太爽了!没想到这么紧,还一张一合地吸着我的肉棒。干了那么多女人还没干过这种的,原以为这么骚的女人应该被操到都鬆了,没想到会是这么紧,爽啊!」
  听到这话我知道,来不及了,唉……插进去了!阿杉,我帮不了你了。这时的我什么也不能做,就算叫他拔出来,也是被干过了,索性继续看着那个叫阿贤的男人用他那粗黑肉棒姦淫香琳好了。反正都插进去了,看个免费的秀也好。兴奋下的我,渐渐地忘了刚刚觉得对阿杉的抱歉心情了。
  这时的香琳还没酒醒,若她醒来后发现正在插她小穴的人不是阿杉的话,会怎样呢?管她的,想也没用,反正我现在听到的都是香琳淫蕩的呻吟声音,这代表她也很爽啊!清醒后时,反正她也爽过了,能如何呢?现在我就看这场现场秀吧!
  这时从包厢内开始传来了两个人有规律的肉体拍打节奏声,「啪!啪!啪!啪!」的响,而且一直不断地听见阿贤的肉棒与香琳小穴抽插时「啵……啵……啵……」的声响,及每次抽出肉棒与插入小穴时带出淫水的「唧……唧……」声音。
  而且我一直看见那黑得发亮的龟头顶开小穴口把肉棒插进阴道时,把小阴唇的嫩肉挤入小穴内;抽出鸡巴拉出那油亮龟头时,又把那嫩肉用龟头冠拉出小穴外的景色而使我兴奋不已,大鸡巴肉棒也硬得发痛。
  而香琳也一直在「啊……嗯……好爽……好大……插得我好深……嗯……」的叫,并且努力地跟趴在她身上、鸡巴正在她穴内冲撞的男人舌吻,还未完全清醒的香琳被插得一直叫说:「阿杉……哦……你插得我好舒服……」
  其实这时的香琳经过一次的洩身后,已经清醒多了,但是经过刚刚高潮洩身后让她很懒得起身,于是便一直躺着闭目休息。但她总是觉得怪怪的,为何阿杉突然干上了自己呢?前一刻阿杉跟前女友说的话她还未消气啊!为何现在还敢趴在她身上就干起来?
  可是当听到趴在自已那美妙身体上的这个男人说什么他不是阿杉,而是叫阿贤时,她已经想睁开眼来看看这个声音不一样、说自己不是阿杉的人到底是不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但当她正想睁开眼睛看的那一瞬间,却看见的是一支不算小的黑色肉棒正往她的嘴里插去……加上敏感的她感受到小穴传来那飘飘然的感觉,便无暇细想了,也不想再去思考压在身上的男人是否是自己的男友了。
  可是当那个男人将火烫烫的肉棒插入到她那嫩穴中时,她马上确定又清楚地感觉到,正趴在她身体上面与那根插入她小穴的鸡巴,绝不是她最心爱的男友阿杉所拥有的那根细长的肉棒,因为正插在小穴内的鸡巴,粗得太多了!虽然没男友的那么长,但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所以她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看;加上她的小穴也已经被挖到很痒,她也很需要。
  到后来的舌吻,更是确定了趴在她身上正用鸡巴抽插她的人肯定不是自己男友,只因男友是不抽烟的,而这个人则满口烟味。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继续装着不知情地喊着阿杉的名字。
  实际上小穴内却插着一个叫阿贤的男人的粗肉棒在帮自己小穴止痒,自己只能放声地淫叫来舒缓她内心的不安与激情,也将错就错地藉酒意未退,让那根鸡巴继续姦淫自己的小穴,以解决小穴那又麻又痒的感觉。
  但香琳不知的是,在这间她被干得淫声浪叫的包厢门外,一个她男友阿杉的多年朋友正看着她被姦淫后而淫浪的一举一动,没有遗漏地全收进他的眼底,还兴奋得拉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长及硬得发痛的肉棒在自慰着……
  经过那男人在香琳小穴中努力地抽插了十多分锺之后,香琳的阴道已经湿透了,里面更是极度的酥麻,大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淫水流得整个菊花都湿透了,这时的香琳只知呻吟浪叫:「好棒∼∼用力∼∼啊∼∼呜∼∼哦∼∼太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把鸡巴用力地干我啊∼∼呜哦∼∼啊啊啊啊∼∼用力地插爆香琳的小穴啊∼∼啊∼∼嗯嗯嗯∼∼啊啊∼∼」
  阿贤淫笑着:「小骚货,被鸡巴一插就变成如此淫蕩。我干!干!哈哈∼∼爽不爽啊?」边说的同时,还用他双手用力地抓着香琳那33C的双乳,搓圆揉扁的让双乳变形,并用力地吸舔那已充血直挺站立的乳头,吸得「啧啧」有声,让香琳爽到不能言语,只知无义意地浪叫呻吟。
  这时香琳的脸上跟胸前已开始开始出现红晕,并开始大声的呻吟着:「啊啊啊啊∼∼你干得我好爽!我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我∼∼啊∼∼要∼∼飞了∼∼啊啊啊啊啊∼∼」
  在她歇斯底里的叫喊中,并努力地扭着自己的腰,让那湿透的小穴与那粗黑的鸡巴更紧密地结合及磨擦之时,香琳的小穴再次涌出大量的淫液,香琳第二次洩了。
  香琳本来夹紧阿贤腰部的美腿,此时已经无力再夹了,整个人摊在椅子上无力地喘息着,而阿贤的黑粗鸡巴依旧在香琳的小穴中狂插猛抽中……
  终于在香琳高潮后的几分锺内,阿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鸡巴插入小穴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听着那急促的呼吸声,快速地抽插的鸡巴让香琳的小穴又酥麻了起来,而香琳也知道阿贤就要射了。
  快感一波波传来的香琳并没忘记这几天是她的危险日,急忙喊着:「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啊!快点拔出来……快啊……我这几天是危险日,不能射在里面的,快拔……啊……好烫……啊啊啊∼∼啊啊……」
  在香琳还没说完时,阿贤已经忍不住地在黑粗鸡巴筋肉暴跳一抖一抖下,在香琳那温热的小穴里将那一波又一波滚烫的精液射进了香琳那满是淫水的小穴里面深处,烫得香琳是浪叫不止。
  而香琳更是在短短的几分锺内,因为阿贤那滚烫的精液灌浇,再次迎来了小穴的高潮,及再次喷出了像山洪暴发的淫水阴精,也让香琳爽到都虚脱了整个躺在那,心里在想着跟阿杉时从来没有过这感觉。
  当那变软的肉棒滑出小穴时,还发出「啵」的一声;而被干得激烈的小穴整个都合不上,一张一合地就像在喘息似的,随之而来的是慢慢从小穴流出的白色精液与混合的阴精……
  当我看到这一幕时,太刺激了,精关一鬆,精液马上一喷而出……
  这时,从我去续加时间后到现在已快两个小时了,马上续唱的时间又将结束了。那个姦淫了香琳后的阿贤慢慢地穿好衣服,淫笑地看着那还一张一合慢慢流出他精液的小穴主人香琳说:「第一次遇到这么骚的,爽死了!小穴还会一吸一夹的,真是会夹鸡巴啊!」
  「小淫妇,哪天想再干的话,记得来这找我,保证干到你爽得不知人事。记住,我叫阿贤,在这楼服务的。嘿嘿……要是觉得干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帮你多找几根鸡巴一起来干你的。哈∼∼哈哈∼∼」说完即淫笑着开门离开。
  我马上躲到旁边的厕所里,而香琳则是不好意思地装作高潮还没过,不回答他的话,依旧躺在那,双脚打得开开的,任由小穴中的白色精液及淫水慢慢地流出,等待那个男人离去。
  看着小穴里精液流出的这一幕,我发现香琳竟是如此淫蕩,让我开始也想要跟她搞上一次了,也想试试我的大鸡巴肉棒插进那淫穴时的感觉。嘿嘿……我心里开始出现了邪恶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