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九章 花魁无盐

时间:2018-01-13
后院剧烈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前面院子里的人,但此时显出了「暗香阁」的人员的处事能力,他们处变不惊,一面找个借口将来此寻欢作乐的客人劝阻下来,不让他们也到事发地点,一面派人火速赶往后院查明事件。
  知道会惊动「暗香阁」的人,维尼虽然是身受重伤,也只得强提真气,在查看的人们赶到之前,抢先一步离开了现场,直接远走高飞了。
  赶到现场的人们只看到了一个面容扭曲的女人躺在库房的地上,整个库房已经全部遭到莫名其妙的破坏,好像是一场强烈的暴风扫过一般,就算他们想找到先前的一些蛛丝马迹也是枉然。
  经过仔细的辨认,他们才确定这个面容严重扭曲,状似夜叉恶鬼般的女子居然就是阁中的头牌清倌人宁素女小姐!
  这一下子问题严重了,看着失去花容月貌,人事不醒的宁素女,众人的心中浮起了难以形容的複杂感觉,各种的滋味一下子都涌上心头。
  同时也十分好奇,到底在这间库房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这个艾司尼亚最红的清倌人遭遇到如此的不幸?
  闻讯赶来的高老大立时顿足不已,她立即下令不许走漏此间一丝的风声,同时派人将艾司尼亚最好的医生全部请来,不惜代价要恢复宁素女的神智和相貌。
  然而,医生还没有请到,宁素女已经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这副模样,也是千般滋味在心头,但她十分聪明,并不把真相说出来,只是说自己在房间里面突然失去知觉,对于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
  对于这个答案,所有的人都深信不疑,毕竟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加上现在她的相貌又发生这样的改变,人们对她寄予深深的同情之心,纷纷出言安慰她。
  经过艾司尼亚的十来位名医会诊,得出了结论是,宁素女的相貌乃是其天生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复原其真貌的问题!
  高老大是有苦难言,她不能直接告诉这些名医,其实这个相貌可怕的女人就是宁素女,要不然,消息一经传出,她的「暗香阁」就名声大跌了。
  早先那些拜倒在宁素女石榴裙下的人们会怎么看待这件事?加上马上就是花魁大会了,可是最热门的花魁人选却变成这样一副模样,到时候,这个乐子就大了!
  一想到这些,高老大就头疼不已。这时一个着名的治疗师悄悄的向她提出了可以使用治癒魔法配合刀圭之术来改变一个人的面貌,高老大好像是捞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二话不说,马上同意了这个治疗师的惊人报价。
  经过紧张的準备,一间治疗室成形了。将惴惴不安的宁素女推进治疗室内,众人便在治疗师的要求下退出了治疗室,房间里面只剩下治疗师和他的两个助手。
  治疗室的门窗紧闭,高老大和她的手下人等只有站在门外,心急如焚地听着里面的动静,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不料,在房门关上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间权充治疗室的房间里面传出了一阵异常的响声,有如鬼叫狼嚎,众人还以为是这个治疗师使用了与众不同的特殊治癒魔法,正在揣测之际,治疗师的一声惊叫让众人的心神一颤。
  高老大正在犹豫该不该把门撞开之际,里面已经传出了什么东西摔倒的响声,然后一片死寂。
  高老大当机立断,让人将紧闭的门撞开。门一撞开,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宁素女人事不醒的躺在那张充当手术台的床上,可怜的治疗师和他的两个助手却是头破血流的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了。在被救醒之后,三人就像是见了鬼似的,什么也不说就匆匆离开了「暗香阁」,把高老大弄得又惊又疑。
  望着床上的宁素女,高老大也只有歎息的份,花了那么大的本钱,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是东方泛起鱼肚白,今天就是花魁大会的日子!
  从傍晚起,「暗香阁」的门口就是热闹非凡,一辆接着一辆的豪华马车在众多随从的护卫下驰进了停车场。艾司尼亚的风流人物谁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日子。
  这是一个装饰得极其豪华的大厅,没有门窗,但空气却是十分的清新,显然这里是有非常好的通风设计。
  从天花板上垂挂下来的五组大型宫灯将整个大厅照得亮如白昼一般。四周的墙壁都被数重厚厚的绒布帷幕覆盖着,地上则铺着非常厚的地毯,质地极佳的羊毛地毯十分鬆软,人踩上去有如踩在云端的感觉。
  整个大厅的布置显然经过高人的设计,既豪华又典雅,大厅里的数组桌椅是按照一定的顺序巧妙的排列起来的,桌子是上好的紫檀木製成,椅子则是带软靠的太师椅。在大厅的一面有一个朝外凸的半圆形舞台,高出地面二尺,所有的桌椅都是从它排放的。
  舞台上铺着大红的地毯,后面挂着重重同色的帷幕,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在舞台的左侧帷帘的后面,坐着一群美丽的乐师,瀰漫在整个大厅中的音乐就是从这个地方发出的。乐声欢快悠扬,但听在那些风月老手的耳中,却可以察觉出其中充满了某种淫靡的气氛,让他们感到莫名的兴奋。
  这样的大厅,在艾司尼亚只有一个,那就是「暗香阁」的「云中花园」,每年的花魁大会就是在这个大厅举办的!
  虽然离开演的时间还有一些距离,但大厅里面几乎已经是坐满了客人,只有最前排的一席位子还在等候它的主人。到场的客人虽然很兴奋,但他们交谈的方式却是窃窃私语,无一人在高谈阔论,因为他们都知道,在场的那一个都是艾司尼亚上流社会中的强势人士,一个言行失措,徒成别人的笑柄。加上地毯和帷幕都是吸音的功效,整个大厅显得十分安静。
  因为这里是凭请帖进来的,而且贴子又是老早发出去的,所以大家都是早早的準备妥当,从来不会有人缺席的,所以大家对那个位子的主人都感到十分好奇,到底是哪路神仙,从位子的安排来看,显然是艾司尼亚最上层的人士。
  正在大家暗自揣测之际,大厅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云板声,众人无不精神一振,期待已久的花魁大会终于开始了!
  流水般的音乐声中,舞台右方的帷幕一掀,「暗香阁」的老闆高老大一身紫色宫装,曼步行了出来。面如春风的她一眼就看到了前面第一排的那组空位子,眉头不为人知的轻轻皱了一下,旋即又放鬆下来。
  环视一周之后,高老大的素手轻举,双掌相击。一群轻纱裹身的少女鱼贯而入,从帷幕的后面款款走来,步伐轻灵曼妙,显然是经过一番苦练的。她们一直走到舞台的前沿,照着半圆形的台沿半侧身站立。
  一共是七位俏丽的少女,高矮胖瘦几乎完全一样,满头的青丝梳的是缀满细珠的双环髻,斜插的金步摇随着她们的蛇腰轻扭而有节奏的晃动,俏脸上是一样甜美的笑颜,同样是白色的轻纱将美妙的胴体重重包裹,柔美而不夸张的曲线在雪白的轻纱里面若隐若现,惹人无限的遐思。
  「七星伴月!」
  曾经参加过花魁大会的一个家伙卖弄其见识来,用一种颇为夸张的语气低低的说道。他的话顿时引来不少人的鄙夷,很多人心中暗道:「难道就是你见识过这种场面吗?大爷我都曾经不止一次看过这样的场面了!」
  高老大盈盈的裣身施礼,然后媚目一转,含笑道:「多谢各位大爷捧场!大会的规矩想必都清楚了吧,不需要妾身再啰嗦了吧?」
  台下的众人发出一阵轻鬆的笑声,后面性急的一位扬声道:「高老闆,快点开始吧!」
  例行的开场白之后,高老大便从舞台左边的踏步退下,在侧方的一张软榻上坐下斜靠,早有三名小丫头拥上来着力服侍。
  乐声再起,一名身穿薄薄的窄袖春衫,拖地的薄纱长裙的美娇娥仪态万千的出现在舞台的中心。她生得是粉脸桃腮,琼鼻如悬胆,小小的樱唇只有一点,美目流光,神态羞喜中透着娇柔!
  「翠烟见过各位大爷!」这女子娇靥花绽、眉目传情,看得台下的众人不由一阵心动。
  那七名先前出来的少女此时退到翠烟的身边,将她团团围住。在七张美丽的脸庞衬托下,看得出来翠烟的姿色和气质的确是超群的。
  「给翠烟姑娘送上十枝花!」
  一位坐在后面的客人性急的喊声拉开了这次花魁大会的序幕。一枝花就代表着一百金币,也就是说,这位客人的开价就是一千金币了。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数目,十个金币就可以让一户普通人家舒服的过上半年。
  不少人暗中一皱眉头,大骂这个乡下的土包子。原来在客人送花之前,每一个出场的美女表演一段最拿手的节目,要知道高老大挑选的这些美女,没有一个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舞件件拿手。这也是每年的花魁大会中一个亮点,看各色的美女施展各样的绝技,争奇斗艳,绝对是极大的享受。
  七名少女中的一位从舞台上走下,一直行到叫价的客人那一桌,她的手中端着一个漆金描凤的广口花瓶。
  十枝花刚刚插进去,就听到一个声音喊道:「十五枝!」
  少女便像穿花的蝴蝶一般,飞到声音发出的那一桌,十五枝花很快插到瓶中。会场出现了一时的沉默,第一个姑娘出来,就已经是一千五百枚金币,这价码的确十分高了。
  等闲的风月场所中,梳拢一个清倌人也不过是一百金币。就算是艾司尼亚的高级青楼,一夜的费用也不会超出一千金币,而且这已经是最顶级的了。虽然现在这个翠烟是一个绝色艳姝,但她还是第一个出来的,把身价提得这么高,让一些老手也在心中暗自不悦。
  高老大却是在一边乐开怀了,今天的情况看来是超过预计,这都是那些外地来的新客人的缘故,看来下次要多多请一些新客人。不过,可惜的是,据说最喜欢风月情事的东督叶天龙大人没有到场,要不然,情况也许还会更好。
  随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美女出场,会场中的气氛越来越高涨起来,价码不断的在升高。这次高老大是安排了五位绝色的佳丽出场,她们都是各方面极其出色的清倌人,每个人都表演了非常精彩的歌舞,让在场的客人大呼过瘾。
  当最后一位美女卿云上场的时候,价码已经升到了五千金币。这位卿云也的确是一位极其出色的艳姝,她的动人之处在于那双略微上扬的凤眼,朦胧中透出一种蕩人心魄的风情,尤其是当她在边舞边唱的时候,一双眼睛传递出了无限的春情,带给别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看得在座的客人无不神魂颠倒。
  当她的歌舞停下来之后,送花的客人非常踊跃,使得价码节节升高。当一位客人喊出了一百枝花的时候,全场才变得安静下来,一万金币买三天的风流,就算是腰缠万贯的富商也要好好想想。
  这时候的价码已经超过去年的花魁了,但是场中却有几位真正的大客人一直坐着不动声色,高老大不禁暗自焦急,她知道这些贵客是在等待宁素女的出场,準备在她的身上好好斗一下,可是宁素女现在却变成这个模样,根本无法出来见人的!
  就在花魁大会热闹的进行之际,「暗香阁」的门口跑来了三个少年人,为首的是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少年人,后面的两个随从也是眉清目秀,十分俊俏。
  「公主,我们还是别去了吧?」说话的是左边的小随从,一张俊俏的小脸有着几丝的忧色。
  「小春,你又说错话了!」前面的公子转头不悦地说道。
  「就是啊,听说这里的花魁大会非常有趣的!」跟在右边的小随从兴致勃勃地说道:「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见识一下,姐姐,你就不要再扫兴啦!」
  这三位不是别人,正是倩公主和她的两个小侍女小春和小秋。原来高老大送给叶天龙那张请帖落在了倩公主的手中,她老早就已经想好要来好好见识一下,不曾想到今天会被安德列三世叫住说了半天,好不容易脱得身来,却是迟了好久。
  急急忙忙地换过装束,倩公主带上两个小侍女就往「暗香阁」跑了。虽然老成的小春感觉不是很好,但她的劝说对于她的主人来说,就像是一阵耳边风,吹过就没有了。
  在「暗香阁」的门口把门的大汉见到她们的气势,倒也不敢怠慢,连忙将她们让进了阁内。倩公主一问举办花魁大会的地点,那些接待的侍女大为惊讶。
  「这位公子,现在都快要结束了,你还要进去吗?」
  倩公主一听,更加心急,她拿出那张请帖在她们的面前一晃,「快点带我们去!」
  侍女们相互看了一眼,堆着职业性的微笑道:「公子,现在可能已经是最后一个小姐出场了,你进去也看不到多少,何必花这个冤枉钱呢?不如在这边点几个姑娘,好好的享受一番呢?」
  「花钱?!」倩公主一下子愣住了,「进去会场也要花钱的吗?不是已经有请帖了吗?」
  「这个,不好意思,」侍女依然是春风满面的笑容,「我们这里的规矩,进入花魁大会的贵客要先付一点服务费。」
  「真是死要钱啊!」小秋在后面嘀咕了一声,但是被自己的主人拿眼睛一瞪,也只有乖乖地掏钱。
  还没有推开密闭的大厅那扇厚实的楠木门,倩公主就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吵闹声。
  「里面好热闹啊!」
  素来好玩爱闹的公主马上精神一振,没有等门口的两个侍女为自己开门,她已经伸手推开了大门。
  大厅的门一打开,喧闹的声浪立刻涌出来,这样的场面就连服务于此地多年的侍女也感到意外。
  「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啊?怎么会这么热闹呢?」
  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动静,大厅里面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放到了刚刚进来的三个人身上。一下子承受这么多双目光的注视,倩公主身后的两个小侍女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可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倩公主却是毫无顾忌,她大大方方扫视了一下整个会场大厅,然后将手一摆。
  「你们继续,继续!」然后径直朝前面那个空位子走去,神态自若,有如自家散步一般。
  「这是谁家的小子,怎么狂傲!」众人的心中顿时升起不悦,但有几个身居要职的明眼人却已经看出这位公子爷原来是艾司尼亚最让人头疼的公主殿下,哪里敢再多言。
  他们收敛了,其他人却是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有几个甚至忍不住出言讥诮。
  「哪里来的乡下人,艾司尼亚可容不得你这样不知礼数的人物!」
  那几个知道倩公主脾气的人暗道:「不好!」他们準备这位刁蛮任性的公主发性子的时刻,不料倩公主却是好像没有听到,根本就不理会这些言语。现在对她来说,看他们如何选出花魁才是最重要、最有趣的事情。
  正在满头大汗的高老大连忙迎上前来,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倩公主三人已经在最前面的位子坐下来了。将请帖往桌子上一放,倩公主马上说道:「宁素女出来了没有?」
  「这位公子……」高老大略带难色的望着倩公主。她没有想到发给东督叶天龙的请帖居然会落到这个小公子的手中,很明显的,他一定是叶天龙的至亲好友。这样的人物她自然是得罪不起。
  可是这位公子一开口,就直奔众人刚刚在闹的主题。在倩公主她们没有到来的时候,会场的人就在闹着要宁素女出场。
  当时是卿云以一百二十枝花的惊人身价翩然下场,众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压轴戏,他们几乎是屏住呼吸,静侯宁素女的出场,想看看这个名动艾司尼亚的绝代佳人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绝妙歌舞,以及她到底会以什么样的身价登上今年的花魁。
  哪里想到,高老大却在这个时候宣布卿云就是今年的花魁得主了!
  这下子众人就炸了锅,特别是那几个专门準备好要把宁素女抢到手的贵客哪里肯罢休,立刻点名要求宁素女出场。其他的人见状也是大力鼓噪,不管怎么说,能看到宁素女的一场表演也是非常难得的,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肯放弃了。
  高老大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不少人更是指责高老大暗中操作,将宁素女藏起来或者早以送给某个权贵了,却利用宁素女在这里欺骗大家,引众人上钩!
  正在喧闹之际,倩公主她们的进来使得这场戏出现了中断。
  这时候,好多人也看到倩公主所出示的请帖,知道这位公子原来不是自视其高,而是有高老大的请帖,虽然在心中猜测此人的来头,但原本的轻视心理已经收起来了。听到倩公主这样说,众人便又开始强烈要求宁素女出场了。
  高老大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她知道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好的话,她的「暗香阁」声誉会在艾司尼亚一落千丈,一个弄不好,得罪了这些出手大方的贵客,今后的日子一定会非常不好过。
  左思右想,高老大将牙齿一咬,决定公开宁素女变丑的秘密,反正也是无法守多少时间的,再说经过艾司尼亚这么多的名医和治疗师的诊断,完全没有恢复容貌的可能。
  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揽镜暗自伤感的宁素女听到高老大的召唤,不禁暗自一愣。
  虽然捨弃绝世容颜是自己的选择,但宁素女只是想暂时的改变,为得是找到一个能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可是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实际情况和自己的预料有太大的出入。
  主持人维尼的失蹤,让她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等到那些治疗师的结论一出,天地一下子在她的眼前颠倒了!她越来越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尤其是看到自己这张扭曲变形的脸之后,千般滋味霎时涌上心头。
  在拥有绝世的容颜时,也许她并不在乎,甚至有些厌恶由此带来的命运。但真的等到失去,而且是永远的失去之后,她才感到有多么的宝贵!特别是在看到别人投射过来的可怜眼神,让她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被叫了好几声,宁素女才站起身来,突然间感到眼前一阵模糊,她发觉到自从醒来后,精神好像不时出现恍惚,无法保持完全的清醒。也许是那个魔法的后遗症吧?宁素女这样想着,在脸上挂起了一张面纱,随来人往大厅行去。
  看到宁素女面带轻纱,婷婷袅袅地进入大厅,所有的人都感到精神大振。高老大将她领到舞台上后,突然伸手将她脸上的面纱摘下来。
  「各位大爷,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宁素女参加今天的花魁大会了吧?」
  听到台下众人的惊呼声,宁素女的心中一阵惨然。
  「这是什么东西啊!简直是鬼女吗,她会是那个貌比天人的宁素女小姐吗?」
  有人忍不住大叫起来,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指责高老大偷梁换柱,用一个这么丑陋的女人来代替宁素女小姐。
  高老大不禁苦笑道:「有钱好赚的事情我为什么会不干呢?宁素女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是无可奈何啊!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上来辨认一下啊!」
  听到高老大这样说,又经过仔细的辨认,众人终于确定了宁素女的身份。没有想到心目中的天仙女神会变成这个样子,人们感到深深的可惜,同时为觉得自己以前白白在宁素女身上花了如此多的心血。
  看到原本是自己石榴裙下的崇拜者露出如见鬼魅般的神情,从自己的身边远远避开,宁素女的心中产生没来由的伤心和无助。她突然间想到,自己在这个世间好像是无根的浮萍,以前还可以靠绝世的容颜立足,现在能有什么可以依靠呢?
  高老大的声音在一边响起,「各位大爷,你们不是要让宁素女竞选花魁吗?现在她人已经来了,就请各位大爷开始吧!」她一是恼怒刚才这些人对自己的无理纠缠,还有就是对宁素女产生莫名的恼恨。
  会场顿时一阵沉默,这个样子的宁素女谁会喜欢呢?看到她那张足以让人做恶梦的鬼脸,他们甚至连再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了。
  将人们的反应望在眼中,宁素女感到一阵悲哀。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响起。
  「我送宁素女小姐一千枝花!」
  好像一声巨雷在众人的头上炸响,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样的女人会有人出到十万金币的天价吗?
  发出声音的地方顿时成为全场目光的焦点,只见倩公主安然自得地坐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宁素女和高老大。
  高老大惊吓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这样的天价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而且对像还是一个面如魈魅的女人,就算是变容以前的宁素女,高老大也只是想到一两万金币左右。
  宁素女却是娇躯剧震,眼中的泪水悄然滑落。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
  花魁大会结束了,留下的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天价和一个绝无仅有的花魁,这样的事件在大陆的青楼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也可以说,它创造了一个没有人可以望其项背的纪录。
  艾司尼亚的好市民又多了一条可以发挥他们想像力和口才的新闻,只有远在青州的叶天龙莫名其妙的背上一笔数目庞大的债务,因为倩公主虽然报了价,却没有付这一笔钱,而高老大也不敢马上向她要,只好把这一笔债务记在了可怜的叶天龙身上。